歐美書房》美國出版界最大的惡夢—川普執政如何影響美國出版產業

(圖片來源:白宮)

如果說愛看書的歐巴馬是出版產業最好的朋友與推手,那麼不愛看書、講求速食不講求事實的川普,則可能是出版產業面臨過的最大惡夢。

美國總統川普自上任以來,在經濟、政治、外交、移民上的瘋狂政策,無時無刻不佔據著新聞版面。然而川普的影響力並不止在這幾個層面上,這位美國有史以來最受爭議的總統,也正對出版業及整個創意產業造成巨大衝擊。如果說愛看書的歐巴馬是出版產業最好的朋友與推手,那麼不愛看書、講求速食(instant satisfaction)不講求事實的川普,則可能是出版產業所面臨過最大的惡夢。

▉文化預算大幅刪減

以房地產致富的川普,反知識傾向(anti-intellectualism)眾所皆知。他曾表示沒有時間看書,認為看長篇文章或書本是浪費時間,他只讀「段落、特定領域、章節」。

競選期間,川普就曾多次提及,他當選後將刪減人文藝術預算及科學研究預算。果不其然,上任前一天,The Hill 新聞隨即報導,川普的交接團隊已經計畫刪減多項政府預算,比如私有化製作大量知識性節目的公共廣播公司(Public Broadcasting)──包含普受美國知識份子支持的公共電視台(PBS)及公共廣播電台(NPR)。

計畫中也預計全數砍掉國家人文補助和國家藝術補助。這兩項補助是作家、藝術家、年輕學者、小型獨立出版社,甚至圖書館最重要的補助來源之一,整體金額只是政府總預算中的九牛一毛,但對於藝術創作者的重要性卻非同小可。這些預算刪減提案,正式確認了川普政府對於知識與藝術產業的立場,也震撼了美國出版界,讓所有大型出版社及出版傳媒紛紛同聲一氣發表聲明,捍衛知識與藝術的價值。

在競選期間及上任後的這段日子,川普對於「言論自由」的不尊重、箝制與報復,也是讓出版業及整體創意產業不安的根源。去年(2016年)當他的副總統候選人彭斯(Mike Pence)前往百老匯欣賞歌舞劇《漢彌爾頓》(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時,該劇立場左傾的自由主義派演員群,在台上對彭斯唸了一封批評有加的請願信,隔天,川普即親上推特要求《漢彌爾頓》演員道歉。

trump03.jpg
川普就任前後各種脫軌言論及報復反對者的行為, 激起不少民眾反彈。(圖片來源:unsplash)

▉無視出版倫理

What_the_(Bleep)_Just_Happened .jpg姑且不論「漢彌爾頓」卡斯群公開挑戰彭斯的做法是否得宜,川普雖然無懼於霸凌他人,對於外界對其個人和團隊的批評卻經常訴諸報復及箝制,這當然與出版社奉為圭臬且賴以生存的「言論自由」原則背道而馳。

對知識與學者的不重視,加上對言論自由的箝制主宰,都更強化了川普政府對「事實」的選擇性認知。CNN報導指出,川普親選的國家安全顧問克萊莉(Monica Crowley)2012年重批歐巴馬政府的《他X的到底發生什麼事?》(What the (Bleep) Just Happened?),書中有多處抄襲。原出處對比書中段落一字不差,抄襲是鐵的事實,但川普團隊仍然跳出來為其人馬護航,發表聲明指出:克萊莉的書是由美國著名出版社HarperCollins出版,有出版社的聲譽背書,她的書絕不可能有抄襲情事,這樣的指控只是出於政治動機。

這樣的回應,等於直接槓上了出版社,將責任推給HarperCollins,並以HarperCollins的出版名譽做為籌碼。幾天後,HarperCollins宣布將克萊莉的書從所有通路全面下架,打了川普政府護航自己人的舉動一巴掌,直接承認克萊莉的書確實抄襲。這一仗雖然HarperCollins打得漂亮,不向政治勢力低頭,卻也讓出版界極度憂心,川普政權對於智慧財產權的重視與相關決策,前景堪憂。

▉出版計畫全面洗牌

除了政策與立場的傾向令普遍左傾的出版業疲於應付之外,川普的意外當選,也讓一直以為希拉蕊篤定當選的出版業措手不及。原預定出版、討論共和黨全面崩盤的「自省書」,或者繼續攻擊希拉蕊的「對抗當權者書」,在川普確認勝選後,出版計畫不得不全面洗牌。

trump04.jpg

針對選舉後沮喪挫敗的選民,出版業開始計畫出版所謂的自救書(self-help),及更多對抗川普執政的評論書及回憶錄。比方在川普正式宣誓就職前,即有出版社推出了《熬過川普執政指南》(The Trump Survival Guide),另有出版社集結27位支持自由及進步主義的各界評論家,推出反川普短文文集《我們現在該怎麼做》(What We Do Now)。

回憶錄方面,最受矚目的當然是希拉蕊新近簽下的出版計畫。這本預計2017年秋天出版的回憶錄,將以影響希拉蕊至深的名言為主幹,但最大賣點則是她對於本次大選的反思。另一本萬眾期待的回憶錄,是來自屢成為川普批評箭靶的NBC女記者圖爾(Katy Tur)。大選期間,圖爾負責報導川普的競選新聞,對他批評有加。而川普對這位身為女性的新聞記者,則極盡羞辱詆毀之能事,不但稱她「三流記者」、為她取了個帶有貶義的小名「小凱蒂」(Little Katy),並在佛羅里達及南卡羅來納等地的造勢晚會中煽動支持群眾譏笑她。曾經收到川普支持者死亡威脅的圖爾,歷經這一切卻始終不為所動,強勢以對,也因此成為上遍左傾政論節目的明星記者。圖爾將匯整這段報導川普勝選之路的心路歷程,回憶錄《難以置信》(Unbelievable)同樣預計2017年秋天出版。

trump01.jpg
川普多次發表性別歧視言論,引起眾議。(圖片來源:unsplash)

▉偏激仇恨言論登上出版殿堂

How Trump Won.jpg另一方面,保守選民浮上檯面,也使得知識份子主導的出版業,不得不重新看重右派選民的閱讀喜好。美國各大出版集團大多原本就有立場較保守的出版品牌,但向來並不受主流社會注意。自從川普當選後,右派人士與出版大老的出版計畫急速增加,也開始受到放大檢視,甚至造成左派作家集體抵制此類作品出版社的爭議。

川普執政後,一路支持他的極右派新聞媒體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在廣大保守民眾的人氣,加上在位者的加持下,地位水漲船高,也開始主導輿論與話題走向,一步一步從網路開始,掌握實體出版的發言權。布萊巴特的資深總編輯波拉克(Joel Pollack)搶在川普正式就職前出版了《川普如何贏得選戰?》(How Trump Won?),捧川普、嘲諷希拉蕊,保守讀者反應熱烈,一路暢銷。

近期最大的右派出版爭議,是布萊巴特新聞網最惡名昭彰的技術編輯宜諾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居然也與出版集團賽門舒斯特(Simon & Schuster)旗下的保守出版品牌門檻(Threshold)簽下了天價出版合約。根據報導,門檻出版社砸下25萬美元的預付款重金簽下宜諾普洛斯,3月即將推出新書《危險》(Dangerous)。

25萬美元的預付款支付給從未出版過的新人,在出版界史無前例,也說明了出版社多麼相信宜諾普洛斯有足夠的魅力讓此書熱賣。而正如所料,此書的出版訊息一出,預售量成績馬上走紅,書未上市就成了亞馬遜的銷售冠軍。

▉憂心人士群起抵制

dangerous.jpg以憤世嫉俗、貶低自由派人士及污蔑女性等偏激仇恨言論(hate speech)受到歡迎的宜諾普洛斯,在自由派人士眼裡,是個再危險不過的人物。他的推特先是因偏激言論被停權多次,最後更終身被禁止使用推特。大型出版社居然給予這樣的人物更大的發言權,讓他掌握更傳統持久而主流的發言平台,這讓許多自由派人士憂心仇恨言論的主流化,並失望出版集團為了利益折衷了心中那把道德的尺。

與賽門舒斯特旗下的童書出版社合作的眾多童書作者及插畫家聯名寫了一封公開信給集團首長,抗議出版商與宜諾普洛斯的出版協議。芝加哥書評網站(Chicago Review of Books)也宣布抵制賽門舒斯特,此後一年都不評論隸屬該集團的出版品。連著名的女權主義者,著有《糟糕的女性主義者》(Bad Feminist)等暢銷書的蓋伊(Roxane Gay),也取消原訂與賽門舒斯特旗下子出版社合作的新書計畫。蓋伊表示她無法容忍自己為女性發言的書,與一本散播仇恨與煽動民眾的書在同一家出版集團出版。

川普執政對於出版界的影響,重點並不在於他是共和黨員,而是他與出版界所信守的原則往往背道而馳。然而更令人憂心的是,川普的崛起所帶起的保守派煽動人士正在佔據出版平台,他的勝利正逐步正當化某種對話模式及出版模式:當攻訐、報復與污蔑可能變成出版主流,當仇恨言論讓大型出版社買單,登上書籍殿堂,川普執政證明了出版道德可以輕易被收買,出版原則可以輕易妥協。這場出版界的惡夢,比任何決策的影響更深遠。

trump02.jpg
(圖片來源:unsplash)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