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西化或中東化?從《我的國家》理解土耳其百年民主的憂鬱與瘋狂

2017121日,土耳其議會通過了實行總統制的憲法修正案,並預計於416日舉行全民公投,確認是否實施該修正案。若公投通過,土國將從內閣制轉向總統制,現任總統有機會繼續執政至2029年,反對者擔憂這將導致更大的專制。本刊邀請政大土耳其語文系兼任副教授彭世綱,帶領讀者回顧百年來土國內閣制興起與運作的脈絡,配合日前出版的《我的國家:土耳其的憂鬱與瘋狂》,可做為了解土耳其公投的背景。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成了戰敗國。在此之前兩個世紀以來,殖民帝國的侵略和民族自決運動,讓國力漸衰的帝國喪失了許多領土。隨著戰爭落幕,瓜分領土的國際侵略卻逐漸展開。英國和法國占領東南部各省和中東地區的阿拉伯國家、大戰期間趁機宣佈獨立的亞美尼亞占領了東部省份、義大利從南邊的地中海侵入、希臘從政西方攻占愛琴海的伊茲米爾……。

西化的建國目標

大戰期間和同盟國並肩對抗英、法、俄等協約國的土耳其將領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面對敵國入侵和顢頇無能的帝國政府,在黑海的薩姆森市開始整合小亞細亞各省勢力。1920年在安卡拉召開國會並通告各國後,積極反擊入侵各國軍隊,派人參與戰後的洛桑和會。1923年簽訂「洛桑條約」並廢止不平等條約;同年10月,土耳其共和國宣布成立,凱末爾獲選為總統。

Kemal introducing the new Turkish alphabet to the people of Kayseri. September 20, 1928.jpg
1928年,土耳其總統凱末爾親自教授土耳其語新字母(wiki)

16世紀初鄂圖曼帝國征服伊斯蘭世界後取得的領袖地位,在大戰後新土耳其共和國誕生時終告結束。新式軍校出身的凱末爾,顯然權衡了當時國內外環境和土耳其的發展契機,把突厥傳統、中亞故居、伊斯蘭淵源和曾經擁有近三個世紀的領導權,全放在歷史和文化的定位上。他開始推動改革:確立政教分離的體制,訂定新憲法,推行西曆,改革伊斯蘭化教育與生活體制,推行西化服裝,改用拉丁字母拼寫土耳其文等。從凱末爾在共和10周年紀念演說中說到「我們必須達到當代的文明水準之上」,顯然凱末爾是以西化作為建國的目標。

的確,從土耳其近一世紀的政經發展來看,凱末爾是成功了。國會政治的運作,讓人民經選舉執政黨來組閣;而軍方、媒體,有時包括教育和文化界都能扮演中立的第三者。尤其是軍方,當民選政府無法正常運作時,或以逼宮方式迫使執政黨總辭,重新舉行國會選舉;或以軍事政變的方式介入政府,再以修憲或重新制憲的公投回歸民主體制。土耳其就這樣經過多次憲法更迭,走進了千禧年。

▉中東化​的傾向

2002年,土耳其現任總統艾爾多昂(Recep Tayyip Erdoğan)的政黨,《我的國家:土耳其的憂鬱與瘋狂》作者泰梅爾古蘭口中「象徵溫和伊斯蘭和民主間完美結合」的正義發展黨,在國會大選獲勝開始執政。當該黨某些政策或目標被質疑時,軍方常被扣上反民主的帽子,而學者常被當成是守舊的左派人士。於是近十年來,土耳其雖然經濟上蓬勃發展,社會上則在伊斯蘭路線或西方路線、支持或反對執政黨、是否縮減政治自由讓執政黨全力拼經濟,以及諸多宗教、政治、生活、文化領域上開始裂解。而在各個職業領域,和作者一樣因為這些爭議或壓力,被解職或受到其他不平等待遇的例子也時有所聞。

temelkura.jpg
《我的國家》作者艾婕.泰梅爾古蘭(Ece Temelkura)(攝影者:Muhsin Akgun)

執政黨或艾爾多昂本人又是如何面對這些狀況呢?媒體人歐藏.圖尊(Ozan Tüzün)曾在2013年分析艾爾多昂的策略後,提出「演算法則」說。他認為艾爾多昂即使犯錯,也能表現出清白的樣子;儘管掌握大權,也能讓群眾相信他承受極大委屈。圖尊提出的艾爾多昂應付批評或指責的法則共8項,時間夠就全用上,時間不夠則只用其中第1、3、6項:

1.把做錯的事換個方式表達,把錯誤部分拿掉,說得好像做了好事一樣。
3.簡化討論中事件的重要性,將其正常化,甚至舉例說他負的責任不多。
6.質疑詢問者在該問題上表現的誠意。

綜觀這些年國際政壇走向,從菲律賓的杜特蒂到美國的川普,從國外到國內,圖尊的分析好像處處可見,讓人擔憂。

泰梅爾古蘭把她的擔憂,從土耳其這個國家簡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娓娓道出。而副標題的「土耳其的憂鬱與瘋狂」,更顯示她身為媒體人的無奈。2015年成書至今,書中談及、點出的問題依然存在,或變本加厲更趨嚴重。是哪裡出了問題?在伊斯蘭世界與西方衝突中態度一向理性溫和的土耳其,何以逐漸背離國父凱末爾的政治路線,走向中東化而不自知?

▉交付公投的未來

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一首名為〈懺悔文〉的詩曾經描述,忽視與自己無關的團體會造成的負面結果。簡單的說,在經濟急速呈倍數成長的同時,統治者擴權、逐步伊斯蘭化的作為,就像美美浴缸裡的溫水,漸漸加溫,等發覺熱到不行的時候,要喊停已經太遲。近年有些受不了這種改變的土耳其人選擇移民,但是走人容易,濃厚傳統的連結和濃密親情的人情卻帶不走。

Erdogan.jpg
2014年,土耳其總統艾爾多昂(左)與美國總統歐巴馬於威爾斯高峰會議上晤面。(wiki)

艾爾多昂曾經登上《時代》雜誌2011年風雲人物,也被《經濟學人》稱為「新時代蘇丹」,儼然是要恢復鄂圖曼土耳其大帝國的土耳其總理。3任總理任期後,憑藉執政時期土耳其國民所得成長3倍的威力,艾爾多昂贏得2014年土國首次直接民選總統的選戰。

使命感導致作風強悍,常被批評獨裁的艾爾多昂,不安於象徵性、不具太多實權的總統職位,而企圖擴權的傳聞不斷。2016年底,以總統制取代內閣制為主軸的憲法修訂案,送進了土耳其國會,今年1月初表決。現任550名國會議員中,具合法投票權的537席當中,執政黨獲得348席的支持,距離可以直接修憲的門檻367席有段距離,但是超過了交付全民公投門檻的330席。

1月至今的民調顯示,正反雙方的支持度相當。近日傳出荷蘭拒絕土耳其政府官員入境宣導公投,引起艾爾多昂大力評擊。可見執政黨相當憂慮並希望獲得海外土耳其僑民的選票支持。但是,九十多年來已經習慣內閣制運作的土耳其人民,會把權力交給單獨一人就可決策的總統嗎?本書作者筆下土耳其的憂鬱和瘋狂,會持續或告一段落?4月16日的土耳其公投,可見分曉。

 

我的國家02.jpg我的國家:土耳其的憂鬱與瘋狂
Euphorie und Wehmut: Die Türkei auf der Suche nach sich selbst
作者:艾婕.泰梅爾古蘭(Ece Temelkuran)
譯者:紀耀凱、黃楷君
出版:遠足文化公司
定價:420元
內容簡介cursor_h16_2.jpg


作者簡介:艾婕.泰梅爾古蘭
擅長紀實報導,風格犀利,經常觸動當局敏感神經,是土耳其最受歡迎的政治專欄作家。文章常見於英國《衛報》、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柏林人報》、法國《世界報》等一線媒體。她住過黎巴嫩、突尼西亞等國,小說與紀實報導均處理高度受爭議的庫德族與亞美尼亞衝突、女權意識等,多次獲選為「最多讀者的記者」、「前十大重要社交媒體人」。此外,她也出版了十數本調查報導書,並於2008年榮獲土耳其人權協會頒發艾雪.札拉寇盧自由思想獎。
艾婕與許多文人相同,為了不觸及危險議題,她後期多半出版小說。但多年的記者訓練讓她明白,寫作不可能永遠避開自己的國家,也養成了抽絲剝繭、直指病灶的習慣。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