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哲學家父親巧扮《午夜園丁》,范氏兄弟登上繪本舞台

愁眉巷裡的人個個愁眉苦臉,整個小鎮灰撲撲的,了無生氣。故事,就從小男孩寂寞的身影開始……

美籍華裔藝術家范揚華與范揚夏兄弟共同創作的繪本《午夜園丁》,去(2016)年在美國出版後,迅即獲得眾多媒體的關注。除了獲選為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繪本之外,《赫芬頓郵報》、《柯克斯書評》也雙雙頒予年度最佳繪本的殊榮,《紐約時報》亦給予極高評價。

《紐約時報》在評論《午夜園丁》時提及,本書「風格結合了傳統金屬凹版畫和具現代感的線條,創造出迷人又耀眼的華麗奇幻場景。讀者將和書中的小威一樣,深深著迷於精緻的造型動物樹雕。」

然而對台灣讀來說,除了畫面的優雅迷人外,兩位作者及書中「午夜園丁」原型人物范光棣與台灣的淵源,讓這部作品讀來更增添了幾分親近。


04.jpg

以范光棣(右)為原型的午夜園丁,照片中的帽子即是繪本創作時的模本。(© Terry Fan)

在美國出生及成長的范揚華與范揚夏兩兄弟,母親是美國音樂家,父親范光棣則出身新竹關西,是知名的維根斯坦哲學學者,60年代即在美、加開課教授馬克思哲學、毛澤東思想及性的哲學等,「皆是當時從來沒有的課程」。晚年返台後,范光棣曾任成大藝研所所長,退休後在關西家鄉闢建「拇指園」,園內廣植世界各地奇花異草,並致力推動休閒教育。

《午夜園丁》中蓄著鬍子的老爺爺,儼然就是范光棣的化身。除了透過言教和身教,為兩個兒子的作品奠立美學與創意基礎之外,范光棣同時也是這部作品的譯者。父子三人合力完成的《午夜園丁》中文版,為出版留下一段佳話。

這部繪本是以孤兒院裡的男孩小威的視角出發,原本死氣沉沉的小鎮,道旁的大樹一夜之間變成了巨大的貓頭鷹樹雕。接下來的每天晚上,彷彿變魔術一樣,鎮上出現了更多新的動物樹雕,兔子、鸚鵡、大象……漂亮壯觀的樹雕吸引了愈來愈多人圍觀,愁眉巷也漸漸改變。隨著故事的高潮,一隻雄偉的中國龍以跨頁雄偉之姿出現,吸引了愁眉巷的老少居民,也投射出作者對東方文化的眷戀。


03.jpg

© 2016 by Terry Fan and Eric Fan

故事推展帶出的溫馨故事,也許並非特別新奇。然而整本書的圖像表現及繪圖技法,卻展現了令人驚豔的成績。一開始畫面上廣大而沉靜的棕灰色,隨著各式樹雕的出現,顏色逐漸填滿頁面。讀者慢慢感受到生意盎然的細部變化。月亮、路燈、窗闌和中式燈籠在夜晚發出的光線、樹葉的枯榮顏色變化、枝幹和人物的姿態神情,范氏兄弟悉心勾勒出相同場景、不同季節的一草一木,處處皆有情。

本文專訪作者之一的范揚華(Terry Fan),帶領讀者認識這位備受注目的美籍華裔繪本新銳。


image003.jpg

范揚華。(遠見天下提供)

Q:可否簡述你的成長背景?在創作過程中,東方文化是否帶來影響?

A:我出生、成長於美國,目前定居加拿大多倫多,父親來自台灣新竹,他年輕時到夏威夷攻讀哲學博士,後來在美國成家立業。我的父親雖然是位學者,但是對文學、藝術也有著相當程度的熱愛。

小時候父親總為我們說床邊故事,印象中相當深刻的是《西遊記》的故事。那隻猴子王(孫悟空)的各種法術,每每讓我們兄弟倆聽得津津有味。但父親總是在關鍵時刻打住,以一句「預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分解」,讓我們更期待第二天睡前的故事時間。

雖然父親來自台灣,但以我現在的年紀回頭看,成長過程中我們對東方文化的認識是不夠的,實在相當可惜。我第一次回到台灣時已經是廿幾歲的年紀,還選了夏天回來,真的是非常的熱啊(笑)。不過回到新竹關西,見到了非常多的親戚,心中相當感動。我在自己40歲時,在後背上刺了一隻中國龍,做為送給自己的禮物,以及對體內流著一半東方血統的認同。

Q:《午夜園丁》是你與弟弟范揚夏共同創作的作品,請談談兩位合作的方式,及創作的緣起。

A:范揚夏與我一起創作的經過,要從我們都還不會說話的年紀開始回溯起。從我有印象起,我們就一起畫畫,還沒上學前就聯手畫了一本以恐龍為主角的書。有一次,我們在家裡的牆上畫了一幅巨大的海底世界,父親卻從未因我們的塗鴉而給予責罰。

《午夜園丁》是我們共同創作、出版的第一部繪本,最初的靈感來源其實是我們童年的生活記憶。印象中,我父親總是熱愛園藝,不只家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盆栽,庭院裡更處處可見經他巧手修剪出的樹雕。多年前,我和弟弟一起畫了一隻貓頭鷹樹雕(就是新書封面上的這隻),滿月的月光照在貓頭鷹上,越看越神祕,越看越覺得背後蘊藏著精彩的故事。


05.jpg

范揚華(右)及父親范光棣。(遠見天下提供)

我們在經紀人的鼓勵陪同下,逐漸發展出完整的故事線。接下來的創作過程裡,我們會一起討論每幅畫各自的分工,用鉛筆描繪出輪廓之後,掃進電腦裡,再一層層上色。過程有點像拼圖,把每個色塊元素拼湊在一起。也多虧現代科技的發達,我們其實並不常在同一個工作室中工作,反倒是一次次把未完成的檔案寄給對方,各自發揮彼此的特長,補足畫面中的區塊。

其實這樣的創作方式相當費時費力,再加上我們非常注重作品的細節,比如有一幕公園的樹景,每棵樹隨著季節的變化而有不同的姿態。我們除了著重色彩的變化之外,也不忘記維持每一棵樹既有的外型。細看的話就可以注意到,即使是一片片葉子,也都各有所不同。

Q:提到細節的要求,以小威從窗戶望出去的角度及窗簾的線索,讀者可以找到他在愁眉孤兒院所住的房間。是否還有其他小祕密,值得讀者細細探詢?

A:很高興你注意到了這個細節。的確,經由許多小線索,雖然沒有文字註明,讀者也可以逐步發現小威的房間在哪裡。書裡還有許多像這樣的安排,比如愁眉巷的故事其實是從扉頁就開始了,街道上的人們低著頭,灰暗的用色傳達了社區消極的氣氛。小威一個人在街邊畫畫,畫的就是封面上、故事中稍後將出現的貓頭鷹樹雕造型。

另外,午夜園丁的本尊也早在扉頁就提前登場,看似毫不相關的兩人,卻在入夜之後發生了變化。午夜園丁就在小威的窗外開始動手剪樹,剪的就是小威先前畫的那隻貓頭鷹。而隨著早晨的到來,貓頭鷹樹雕出現了,愁眉巷的居民也開始產生變化,每一頁的用色也開始逐漸轉為繽紛。就像居民的心情一樣,因為午夜園丁所帶來的一夜夜奇蹟,而產生改變。


02.jpg

© 2016 by Terry Fan and Eric Fan

Q:綁了兩隻馬尾,牽著腳踏車的小女孩,在畫面中重複出現好幾次,這個角色有無特別意義?

A:這些相同的小角色,對孩子們來說會是很有趣的,並且能讓故事更有真實感,更有存在於同一社區的感覺。同樣的角色不斷重複出現,這是社區該發生的場景。因為這是一個有關社區逐漸團結凝聚的故事。

Q:這部作品希望向讀者傳遞什麼樣的訊息?

A:書中有數個不同層面的故事,其中之一是因藝術創作而帶來改變的力量。午夜裡出現的園丁不僅只啟發了小威,也間接鼓勵著整個小鎮凝聚在一起,給予他們力量,讓他們開始自己做出改變,嘗試讓小鎮更加美麗。

台灣是我的第二個家,我們非常重視中文版的出版,也很希望這本書在台灣能受到歡迎。在這本書裡,可以看到一個社區的逐漸凝聚,這就是我們想要傳達的訊息:社區、家庭的凝聚。我也很開心這本書能由我的父親擔任譯者,這對我們來說意義非凡,也期待未來能有更多作品帶給台灣讀者。

 

午夜園丁.jpg午夜園丁
The Night Gardener
文、圖:范揚華(Terry Fan)
    范揚夏(Eric Fan)
譯者:范光棣
出版:小天下
定價:380元
內容簡介cursor_h16_2.jpg


作繪者簡介:范揚華
從事設計、編劇、插畫等工作。出生於美國伊利諾州,加拿大多倫多安大略藝術設計學院畢業,目前住在多倫多。他擅長先以墨水和鉛筆描繪,再用電腦繪圖一層層上色,融合了傳統與現代技法。他的作品總帶著奇幻氛圍,這本書是他和弟弟合作的第一本繪本,寫實細膩的筆觸,充滿想像力的畫面,呈現出既古典又現代的風格。
臉書搜尋:Terry Fan Illustration

范揚夏
出生於美國夏威夷州,加拿大多倫多安大略藝術設計學院畢業,主修插畫、雕塑和電影,目前住在多倫多。他非常喜愛古董腳踏車、發條裝置和超現實的異想世界,作品裡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常讓人有意想不到的驚喜。這本書是他和哥哥合作的第一本繪本。臉書搜尋:Eric Fan Illustr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