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朗讀》蔡琳森:〈念金鐘〉|港、台詩人聲援反送中運動

(取自flickr,doctorho攝,照片經裁切)

201969日,一百多萬名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引渡惡法」,抗議中國政府強推《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戕害香港自由、民主、法治。

香港的反送中抗議運動引起全球關注,Openbook閱讀誌特別企畫「為香港朗讀」專題,彙整港、台詩人在不同平台上發表聲援香港的詩作,並邀請詩人親自朗讀,讓詩句透過聲音傳遞更多溫度、情感與力量,也留下各式各樣,不容刪除的記憶。

那時,你曾踏上過金鐘。你愛的
那女人最迷人的性格
反映在茶餐廳夥計端出的臉上
咧咧亂嚷的待客作派
 
你愛的──愛他
十足世故,外表九分漠淡
裏頭卻不多不少三分暖。
但你是過客。
過客在距尖沙咀站十五分鐘、紅磡站十分鐘的港潮樓 
或(曾經的)北角書局街新光戲院側舖
在灣仔謝斐道地下舖,一起啖椒鹽瀨尿蝦
分讓軒尼詩道的一份脆皮燒肉
一起步上雨中灰撲撲的深水埗鴨寮街
 
那女人,在好的時候是能一起並著肩走的
再更好時,是拿來吃的──
 
他曾對你說:無血性的存活
是不停孵蛋的鵪鶉
空有血性的營生
是患上了狂病的浪蕩的狗。
你愛的狗。你要他收聲,只聽
聽鄰桌緞面紅桌布上筷匙給
手肘碰上了紛紛跌落地
鐵的瓷的聲音。唉,
這好惡意,他蹙眉
罵你,是他專備予你的聲音,鐵的瓷的
碰撞碎裂。
 
他睇餐車遠遠推來了經過了又推遠
他甚麼也不取,只說:甚矣
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
 
──夢見歌舞場夢見煤氣燈
夢見騰龍翻雲金閣殿
 
他問:你是否也願
用一次滾燙燙的血的捐輸
交換一次革命性的覺悟?
斷裂的,不是斷續的
安穩明天
你願,卻無法。
隨後他躺在你身旁,低聲
洩漏了祕密:這城
是一座用人的肉軀
砌起來的煉獄!
裏頭的人血,比不上
最便宜的眼淚
 
很快他便在夢裏。
夢外,猶是那一張萬能的臉
臉下猶展示著自己的無能
 
(他還要夢,夢他的歌舞場,他的
騰龍翻雲金閣殿……)
 
你已經過多回,他的上環
旺角洗衣街、銅鑼灣霎東街 
沒完沒了的地址亂竄,門牌蔓長
人行道淤塞與車流不眠的闇夜
街頭叮叮叮的節拍喊
喊著這個時代,喊著往日歲月 
牛頭角酒店裡你曾
讀柯恩的詩給他(你
還以為,那是最好的
讚美):「戰禍必將
再次點燃,和平之鴿
勢必再次被捕獲
再次被買與被賣
再被買」繼而
結束了買賣的話題
你們吃外帶的冷了的炒蟹,輪流如廁
一起盥洗,做愛,相擁入眠
該晚,你們都暫且同意:
愛,可以是更好的生意
 
你曾問:無愛,但平靜
難道不好?
我是無法是無愛而平靜的,他如此答應你。
你不是不好的。你想這麼回他
卻未出聲。只發願
要待他好,要待他
比好,還要更好
故而你願讓他有他的不好
他會知道,這是你的好 
 
 
2019.6.13.


本詩文經作者本人與「虛詞p-articles」(FB)同意轉載,原標題為:〈【引渡惡法】六一二詩輯(二):再過去是海,還有地方可逃嗎?


作者/朗讀:蔡琳森
1982年7月夏日生,有詩集《麥葛芬》在南方家園出版。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