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書房》昭和少女漫畫之神萩尾望都迎接畫業50週年,及其他藝文短訊

被稱為昭和年代少女漫畫之神的漫畫家萩尾望都迎接畫業50週年,日本美術評論雜誌《藝術新潮》在2019年7月號中,特地以萩尾所繪的《波族傳奇》登場人物艾多加及亞朗作為雜誌封面(©萩尾望都/小学館;圖片素材取自官網

【得獎消息】

  • 令和年的首次芥川獎及直木獎評選結果於本月17日出爐。第161屆芥川獎最終評選入圍者皆為女性作家,最終由今村夏子的《紫色裙子的女人》脫穎而出,而本屆直木獎則由大島真壽美的時代小說《渦 妹背山婦女庭訓 魂結》獲得最終殊榮。以《倒數五秒月牙》入圍芥川獎的台籍作家李琴峰,則遺憾與獎項失之交臂。
    直木獎獲選者大島真壽美在1992年以出道作《宙之家》入圍昴文學獎,2011年又以《皮耶塔》拿下第9屆書店大獎第3名,2014年則以《你真正的人生》首次入圍直木獎,可惜最終敗給了西加奈子的《莎拉巴!致失衡的歲月》。今年度大島首次挑戰時代小說書寫,終以《渦 妹背山婦女庭訓 魂結》抱得大獎。

    jie_chuan_shang_.jpg

    令和年首次芥川獎及直木獎公布,直木獎得主大島真壽美(左)及芥川獎得主今村夏子合影(擷自官網

    《渦 妹背山婦女庭訓 魂結》一書,講述日本江戶時代創作出《奧州安達原》、《本朝二十四孝》、《妹背山婦女庭訓》等名作的人形凈琉璃作者近松半二的生涯故事。江戶時代戲棚林立的大阪道頓堀,大阪儒學者穂積以貫的次男成章,被酷愛凈瑠璃的父親帶進了戲棚,自此結下與淨瑠璃的緣分。成章後來師承淨琉璃及歌舞伎劇作家近松門左衛門,並以近松半二之名踏上淨琉璃書寫的道路。在不斷的書寫和修改中,筆尖滴落的墨汁化作故事,近松半二也化作了他的文字。大島真壽美的文字與近松半二的故事融合交織,最終成就了這部長篇傑作。
    芥川獎得獎者今村夏子,則是近年芥川獎的常客。今村在2016年以《家鴨》入圍第155屆芥川獎,又在隔年以《星之子》入圍第157屆獎項,《紫色裙子的女人》則是她第3度入圍芥川獎。關於得獎作品的詳細資訊,可參見東亞書房6月號

【作家動態】

  • 寫下《玻璃蘆葦》、《蛇行之月》、《冰平線》、《皇家賓館》等名作的直木獎小說家櫻木紫乃,上個月底出版以變性藝人平原麻紀為原型人物的長篇小說《紅河》(新潮社),訴說這位與她同樣出身自北海道釧路的藝人波瀾壯闊的人生。生而為男,但卻嚮往成為美麗的女性,她逆行在社會的潮流中,不因他人的蔑視或親人師長的話語而妥協。透過事實與虛構交織而出的化學反應,櫻木寫出了平原麻紀人生中的美麗、孤獨、痛苦、斷然以及笑與淚。
    櫻木在一次與平原的對話訪談中提到:「我總是一邊尋找著生存的答案,一邊創作小說。而人生的其中一個答案,就作為『平原麻紀』存在於我的眼前。也正是朝這個答案前進的慾望,促使我寫下了這本《紅河》。」
     
  • 《青春失格》、《維他命F》、《十字架》等小說名作的作者重松清,於上個月底出版短篇集新作《舊友再會》(講談社),獻給在社會打滾過一遭,想哭時卻已欲語還休的滄桑大人們。小學、中學同窗的2名男子,某天在故鄉偶然重聚。相隔38年的再會,一人如今是東京大企業的部長,另一人則是當地的計程車司機。生子、離婚、退休、安養、家族、朋友,年歲不斷增長後,「再會」的機會也逐漸增加。「再會」是以分離為前提而存在的。若是能再見到那個人,要向他說些什麼呢?
     
  • 享譽國際的日本知名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於本月初出版最新長篇小說《希望之線》(講談社),講述關於「家族」與羈絆的故事。「我才不管已經死去的人,你不是作為任何人的替身而生的。」然而,要怎麼樣才能成為真正的家人呢?在寧靜的住宅街經營一間小咖啡廳的女性被人殺害,在搜查過程中,一名男性常客的身影浮上檯面。在災害中失去兩個孩子的男人,懷抱著深沉的煩惱。東野以刑警松宮為中心,帶出兩條糾葛的故事線,以及丈夫、妻子與孩子之間奇蹟的聯繫。
     
  • 曾獲本格推理大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山本周五郎獎、直木獎等多項獎項的日本推理小說家道尾秀介,於本月推出刷新讀者認知的「體驗型」懸疑小說《不可》(文藝春秋)。自殺名勝附近的交通事故、邊緣人少年目擊的殺人現場、被人發現的宗教團體女性幹部屍體,不可看的、不可說的、不應察覺的,道尾秀介鋪展出一個個謎團,又在每個故事的最後一頁全面翻轉劇情。不可以被騙,但是,你也一定會被騙過。

    327725_1874_raw-tile_1.jpg

  • 有「日本平成國民作家」美譽的宮部美幸,本月初出版動人新作《再見的儀式》(河出書房新社),為作家生涯立下新里程碑。小說集《再見的儀式》共收錄〈母親的法律〉、〈戰鬥員〉、〈我與我〉、〈再見的儀式〉等8個短篇。宮部自述在10年前收到科幻小說選集《NOVA》的邀請後,便產生了想認真創作科幻小說的想法,這本選集便是這些年逐步累積的成果。《再見的儀式》揭露了她在歲月中的變化與不變,彷彿是作家的血液檢查結果一般,成為一本讓她既愉快又覺得無所遁形的作品。
     
  • 曾拿下多項兒童文學獎及純文學大獎的知名作家森繪都,於本月初出版新作《風穴》(朝日新聞出版),帶給讀者充滿驚喜與振奮的文字感受。在架空的未來日本,國家透過法律規制和無處不在的無人機,監控與束縛國民的生活。在朝向監視社會前進的世界中,由母親、姊弟兩人構成的入谷一家,邂逅了能和「風穴」所象徵的自然環境對話的特殊能力者,而這個神奇的「風穴」,彷彿也在苦悶的、令人窒息的社會中,悄悄破開一個微小的切口。
    讀者反應,這部帶有反烏托邦意味的諷刺小說,沒有《1984》或《神經漫遊者》等經典作品中瀰漫的絕望和頹廢感。森繪都以詼諧筆觸捕捉悚然的現實,同時也展現類似於兒童文學筆調的歡快和溫柔。
     
  • 擁有小說家、歌手、演員等多重身分的文學獎作家川上未映子,本月中出版最新長篇鉅作《夏物語》(文藝春秋),透過芥川獎得獎作《乳與卵》中登場的人物編織出全新故事,真摯地探問生命的意義以及人生於世的價值。大阪出身、為了成為小說家而前往東京的夏子,在38歲那年悄悄萌生了「想與自己的孩子相遇」的心願。然而,連個交往對象都沒有的她,要如何擁有自己的孩子呢?周圍各式各樣的人,讓夏子的心開始徬徨,年齡與身體變化帶來的困惑、圍繞著性別角色的違和感、在世界中找不著一己之地的孤獨,以及是否要有小孩的糾結,在夏子的心靈中投下一圈圈漣漪。想要未婚生子的她,此時認識了透過「精子提供」來到世上、正在尋找生父的逢澤潤。逢澤潤的出現,以及他的戀人善百合子發出的控訴,讓夏子想要孩子的心以及對生命的理解再次動搖。
    《夏物語》這本乘載著作家生命哲學、詩情,以及筆鋒極致的傑作,預計將被翻譯為十多國語言,以豐沛的能量敲開世界文學領域的大門。

    川上未映子新作《夏物語》BV

【業界新聞】

  • 今年7月5日發行的日本藝文雜誌《文藝》2019年秋季號,發行5天即決定再版,這也是這本1933年創刊的老牌雜誌睽違17年的再版紀錄,在如今低迷的紙本雜誌銷售中寫下驚人的成績。《文藝》2019秋季號以「韓國.女性主義.日本」特別報導為題,透過風靡亞洲的韓國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反思日本文學的現況,並關照世界文學的未來。2019秋季特輯匯集許多來自海外的稿件,並集結不同領域對於女性主義的思考,在發行前便蔚為話題。本特輯預定在今年11月推出單行本,並以此為契機促成日本及韓國出版社的合作。

    20190710-bungei_full.jpg

  • 為慶祝今年70歲的昭和年代少女漫畫之神.萩尾望都迎接漫畫生涯50週年,日本美術評論雜誌《藝術新潮》特地在2019年7月號中,以90頁的大篇幅刊載萩尾望都特別報導,並以萩尾所繪的《波族傳奇》登場人物艾多加及亞朗作為雜誌封面。特集中除了萩尾的原畫和首度公開的速寫本之外,並收錄長達23頁的訪談、萩尾的大粉絲兼知名作家小野不由美投稿的〈神域〉,以及萩尾在1993年為了伊勢神宮遷宮紀念所創作的舞台劇腳本《齋王夢話》書籍版部分內容等。
     
  • 記錄二次大戰後廣島原爆受難者記憶的書籍《和平的傳承》(くもん出版)於上個月發行。廣島原爆將於明年迎向75週年,作者弓狩匡純與廣島和平記念資料館共同合作,將2007年由高中生發起、透過繪畫記錄原爆受難歷程的專案「與次世代一同繪製的原爆之畫」匯整成冊。從專案發起至今超過10年的時間,40名原爆證言者的聲音,化為111名高中生筆下的134幅畫作。《和平的傳承》一書向其中4組證言者及高中生取材,以文字留下對於和平的期待以及歷史記憶在世代間交棒的瞬間。弓狩指出:「如何將不可遺忘的事物傳達給後世,對我們而言至關重要。」

    34594_big01-side.jpg

    《和平的傳承》書封(左)及廣島和平記念資料館展場照片(取自FB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