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11月歐美童書藝文短訊


▉美國郵政署於10月發行4款「永恆」系列郵票,採用以撒.傑克.濟慈(Ezra Jack Keats)的名作《下雪天》(The Snowy Day)故事裡的小男孩彼得為主角。這部1962年出版的圖畫書具有跨時代的意義,因為它是美國全彩印刷的圖畫書中,首次出現黑人小孩的作品。本書出版隔年,馬丁.路德.金發表了「我有一個夢」的演說,《下雪天》也贏得凱迪克獎的殊榮。
《下雪天》的情節相當單純,描繪彼得外出玩雪的愉快情景,但主角的膚色與族裔設定讓這本書意義非凡。55年後,即便在童書裡,棕色皮膚的孩子仍然占極少數。彼得象徵著珍視不同族裔孩子生命經驗的夢想,而這個系列郵票的發行,提醒我們不要忘卻這個夢想。


Frederick.jpg

童書作家李奧尼(右,圖片取自wiki)筆下的小老鼠Frederick半世紀來普受全世界讀者喜愛。

▉為慶祝李歐.李奧尼(Leo Lionni)的圖畫書經典《田鼠阿佛》(Frederick)發行50周年,藍燈書屋童書部9月起推出持續一整年的相關慶祝活動,歡慶這隻身型雖小、思緒卻充滿詩意的小老鼠與世界的奇妙緣分。除發行50周年紀念特別精裝版,也以平裝大開本的形式,發行李奧尼3本最受歡迎的作品《田鼠阿佛》、《小黑魚》及《阿力和發條老鼠》。同時,也將首度以平裝本發行李奧尼另一本凱迪克得獎作《一吋蟲》。
這項行銷計畫將從不同的通路延展,包括在圖書館員與教師的各項研討會上展售、針對學齡前與小學老師特別介紹,以及寄送周年紀念版作品給種子圖書館員與教師等。
《田鼠阿佛》的故事歷久彌新。其他田鼠蒐集食物以便活下去,阿佛卻收集文字與意象,幫助他的家人朋友們度過漫長的心靈寒冬。藝術家的存在永遠具有重大的意義,這樣的意涵至關重要,一代接一代的讀者可以慢慢咀嚼體會。


1971 film.jpg

1971年《查理與巧克力工廠》改編電影劇照。

▉英國兒童文學家羅德.達爾(Roald Dahl)的遺孀在接受BBC專訪時表示:《查理與巧克力工廠》的故事主角查理.巴克,原本的設定是一名黑人小男孩。達爾太太和達爾傳記的撰寫者唐納.史德拉克(Donald Sturrock)指稱,原本達爾把故事名稱定為《查理的巧克力男孩》,故事內容也與後來出版的版本有別,因為經紀人認為故事主角不該設定為黑人。
據說,在最初的故事版本中,除了主角查理是黑人以外,其他所有的角色全是白人。查理最後參觀到復活節房間,那裡有各式各樣實物大的糖果模具,其中一個恰巧製成巧克力男孩的模樣。完全被吸引的查理,在巧克力工廠主人威利.旺卡幫忙下,試著走進模具裡頭。後來旺卡因為什麼事情分了心,模具關閉後,巧克力流滿查理全身。等巧克力硬掉後,查理感覺非常害怕,因為他被困住了,雖然還活著,卻沒人看見他,也沒人聽得見他的聲音。巧克力男孩查理被帶到旺卡先生家,等著第二天早上送給旺卡先生的兒子吃……
以源源不絕的創造力聞名的達爾受到全世界讀者的喜愛,然而間或傳出負評,大多在於達爾是否帶有種族歧視與偏見。研究達爾的學者認為,巧克力男孩形狀的模具,正是種族刻板印象的絕佳譬喻。在20世紀初期,不論英美的巧克力市場交易,都與帝國幻想和消費有關,達爾這個黑人小男孩被困在巧克力模具裡的意象值得關切。人們看不見黑人小男孩查理,也聽不見他的聲音,或許,身處那個時代的達爾心裡也時常交戰。身為挪威移民後裔的達爾,時常在寄宿學校受到同儕欺侮。達爾應該十分明白身為外來者,被壓榨強迫成為英國人,是何等恐怖的重壓。

Caroline.jpg

▉近期有兩部童書小說,都以經典原著為基石,演繹出不同的變奏。
《卡洛琳:重訪小屋》(Coraline: Little House, Revisited)改寫蘿拉.英格斯‧.懷德的《大草原上的小木屋》(Little House on the Prairie)系列,以原著裡的「媽媽」卡洛琳.英格斯做為故事主角,描寫她安靜堅毅的生活。儘管從原著小說發想,作者莎拉.米勒(Sarah Miller)筆下的小說風情與原著風格差異頗大,小木屋系列節制靜謐的氛圍似乎不見了,加入了更多角色內在心理與周邊景物的描寫。

the Other Alcott.jpg

另一部小說《另一個奧爾柯特》(The Other Alcott)是從1868年的名著《小婦人》(Little Women)演化而來。《小婦人》曾啟發不同世代的文學女性,從西蒙.波娃、葛楚.史坦到喬伊斯.卡蘿.歐茲皆然。《另一個奧爾柯特》書裡的主角梅.奧爾柯特,是原著作者露意莎.奧爾柯特(Louisa Alcott)的妹妹。
梅在《小婦人》裡的分身是滿頭金色鬈髮,一心想當畫家的艾美。在《另一個奧爾柯特》中,梅實踐了她的藝術夢,一路旅行到波士頓、倫敦和巴黎去學習繪畫。她的冒險,描摹出18世紀晚期女性藝術家逐夢的無畏歷程,也是後世鮮少著墨的時代切片。

800x800-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