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十個數字看香港書展:總編輯的書展觀察

004攝影

2017年,香港Cup雜誌總編陶培康為Openbook閱讀誌撰寫〈十張照片看香港書展:總編輯的私家書展景點〉、〈該是香港書展轉型的時候了〉,引起熱烈的討論。今年,香港書展期間發生諸多爭議,陶總編以十個數字,為我們總結今年的香港書展。

▇ ½

每年跟朋友寒喧時都會問:今年生意怎樣?

好,告訴你們,今年生意是去年的二分之一。原因?最主要的,是我們的定位上、裝潢上的大改動。由從前跟隨主旋律作「特賣場」式的設計(即只在攤位外不斷貼上價錢和叫賣就可),改為向外請製作公司製作,書種也比從前精挑細選一點,配合同事們加入的小擺設,以及一些小禮物,收到不少朋友的讚賞。惟正因其「展覽」感強,不夠「親民」,結果可以預料……

市民來香港書展,理由有很多種,可以是買書,可以是閒逛;同樣,參展商可以是做品牌宣傳、替客戶或作者宣傳而已。

1_2a.jpg
陶培康提供

一點

號稱是「香港首個眾籌出版平台」的「出一點」出版社,被指從沒給予作者版稅,其關聯公司亦同樣出現問題。曾有朋友在其關聯公司出版書籍,結果整整兩年,版稅落空,對方約一年多前更消聲匿跡。除了令作者血本無歸外,對其他小型出版社而言,其實亦有莫大傷害,因小型出版社信譽受到質疑,有潛質的作者或會轉為選擇大型出版社出版,保障自身權益,變相使小型出版社的生存空間更形狹窄。

二級不雅

「香港」加上「村上春樹」會有甚麼效果?在搜尋器輸入,便會得出「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與《龍虎豹》同被評二級不雅 貿發局禁售」。法新社更補充以下資料:村上曾支持香港的「雨傘革命」、淫褻物品審裁處(淫審處)在 1995 年曾評大衛像為不雅,暗示有關部門偏頗。

報導指出審裁委員沒足夠時間看畢全書。文學和淫褻之別,至少需要閱讀整個情節,全盤考慮到底當中的場面有哪些意思,才能下判斷。委員只用匆匆幾天,判斷近千頁作品淫褻與否,閱讀之速直比香港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自稱每月看30本書或雜誌,搭一程十多小時飛機能看十多本書)。

其實,想申請當香港淫審處的審裁委員,資格非常簡單,只需居港滿 7 年,及懂書面中文或英文便可,每天亦有近1000元港幣的報酬。委員資格門檻低,本意是好,惟這次評級是否說明,香港人的閱讀理解能力,已下降到警戒線?

80%

曾有大師提出 80/20 定律,在出版社而言,即以 20% 書籍的銷量,來養起其他 80% 書籍的支出。聽說今年某家出版社有一本書的銷售,竟占其整體銷售額80%,可說是一本救全家。這是他們精心安排的銷售策略嗎?絕不!聽說出版商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正因如此,他們才多年來,首次不虧本。當出版事業,真像個農夫。

午夜12

香港書展7天裡,有2天的閉館時間是晚上 12時,而台北國際書展只有6天,雖開展時間較短,但我比較喜歡後者。至少工作時間不會是12小時之多,工作7天後元氣大傷。台北國際書展每天閉館後,還有點時間能跟家人或出版人見面聊天。

這兩種差異,相信是兩者的主辦方之別。香港貿易發展局是以「購書量」來定位,每年結束後,其新聞稿以人均消費作要點。相反的,台北國際書展則強調有多少個國家參與,以及有多少次版權洽談等。

dsc_0743.jpg
陶培康提供

45分鐘

據極隨意的計算,逛畢整個香港書展主要的一館需要45分鐘。跟不少朋友閒聊,也認為今年書展的人流更疏落,人潮主要集中在近入口處與特定攤位。以最繁忙的星期六作比較,跟從前每條通道均水洩不通的情況大相逕庭。

這除了顯示人潮遞減,也可表示人均逗留時間減少。讀者來書展的目的,漸漸由閒逛轉移至重點購買書籍,或許歸因讀者在社交媒體得到心儀書籍資訊,遂慕名而至。

dsc_0764.jpg
陶培康提供

104萬人次

慢著,人潮比往年更疏落,那為何主辦單位指今年人數創新高?

曾聽說一傳聞,指許多年前,人數已達100萬,只是公關為表達得「循序漸進」,所以才慢慢「屢創新高」。

10位年度作家書展

繼去年的「旅遊」,今年香港書展以「愛情」為主題,繼續備受爭議,不論是10位作家的揀選,還是主題、設計等等都為人詬病。或許這是逆向宣傳,讓更多人留意。事實上這種「主題」只是一個幌子,讓不同作家曝光,而這10位作家總有一位會是讀者喜愛的,能讓人到場參觀或參與講座。這種「大包圍」的策展相信還會繼續一陣子,往後應出現以下主題:健康/飲食/股資/科幻/繪本……

680家參展商

跟大會公布的入場人數一樣,今年的參展商再創新高。事實上大會已放寬規定,在租用攤位數目上,由「只可比去年增加一個攤位」,放寬至不設數目限制。而今年亦增設不少非書籍類的攤位(如銀行和電子錢包),可說是大會面對參展書商減少的應對方法。

因網絡影響,讀者偏向選購高質素的書籍,而家長愈來愈願意花費,台灣書籍和兒童圖書將是有機會拓展的領域。

既然大會已經放寬參展商的性質(雖然還是有指引提醒參展商必須賣書),除了邀請更多台灣和童書參展商外,亦可考慮引入「香港國際授權展」的參展商,發展文創產業。

900909.jpg
陶培康提供

1984

眾所周知,不少香港印刷加工的工序都移到中國大陸,令香港印刷廠跟大陸的關係愈來愈密切。即使不是直屬公司關係,只要有合作,香港印刷廠為免麻煩,怕影響到大陸的合作夥伴,是故經常主動或被動拒印敏感題材書籍。可以預見,拒印事件將會陸續發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

▇2019Openbook好書獎,打開來讀,有人陪你

76762629_698972020511032_1929658171060649984_o.jpg

▇2019Openbook好書導讀講座前3場次

  • 【12/14(六)@新北市立圖書館總館】寫真師的青春物語/簡永彬/導讀《凝視時代》/活動網址
  • 【12/14(六)@桃園市立圖書館 中壢分館】當乾隆皇帝遇上Wedgwood/溫洽溢/導讀《獻給皇帝的禮物》/活動網址
  • 【12/14(六)@新竹縣政府文化局 B1】閱讀、生活,接著才寫作/安石榴/導讀《《那天,你抱著一隻天鵝回家》/活動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