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讀者(詩人篇)》馬尼尼為:「我寫了一首詩給她,〈我養的狗,叫男人——向余秀華致敬〉。」

感謝他們撐起了出版業。
現在,我們閱讀讀者。

讀物:《月光落在左手上:余秀華詩選》(印刻)
讀者:馬尼尼為(詩人)

「『但是風一定會吹走黃昏。他知道砍掉 是最好的修飾』

只要是真實的都是好的。沒有人有資格去批評真實。作者不一定要和讀者強調這是真的。我們沒有辦法忽視她的殘疾,想視而不見都不行:『跛』、『搖晃』、『嘴也歪斜』、『我說話他聽不清楚』,甚至連『腦癱』也出現了。殘疾裡貫穿了正常的情欲、對萬事萬物的感知。讀詩需要一點耐性。喜歡直白爽快的人適合看她的詩。對土地有情感者也很適合。雖然有時會讀到所有人偶有的風花雪月。

『我什麽都說了,面臨重複的恥辱*』(〈一隻烏鴉在田野上〉)、『姐姐你知道嗎,春天裡我是一個盲人』(〈在橫店村的深夜裡〉)、『做不做詩人我都得吃飯,睡覺/被欺侮就會叫』(〈請原諒,我還在寫詩〉)、『我很滿意在這裡降落/如一隻麻雀兒銜著天空的藍穿過』(〈麥子黃了〉)。

詩人是和教育程度無關的。只和對生活、文字的熱情有關。我第一次看到(網路)她吃力地讀詩,著實被感動了。那無關憐憫或同情。我感到巨大的力量。感到和所有穿著明亮的詩人的差異。感到我也想為她用力地鼓掌直到手心通紅。熱淚盈眶。

我讀她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完全沒想到她有層層的障礙。她的手一個字一個字敲鍵盤。她結婚了也有孩子等等。我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就像一個遠方的朋友。一個一輩子的朋友。於是我寫了一首詩給她。」

〈我養的狗,叫男人——向余秀華致敬〉

我養的狗半夜喘的時候
你可以拿水去潑他

我養的狗半夜口渴的時候
你可以拿酒給他喝

我養的狗在叫的時候
孩子被嚇哭

要養狗的話
要忍受他的叫聲
還要煮肉給他吃

我養的狗分不清稗子與麥
分不清嬰兒與酒瓶

如果你遇上了我養的狗
不要舉起鐮刀
不要切到手

我不忍心吃兔子
不忍心罵我養的狗
我走過農地的時候
跟你一樣會跌倒
我養的狗會對我狂叫
不會幫我舔血

我養的狗已經死了
你養的狗一定比他好看

攝影:王志元
場地提供:詩生活-詩人雜貨店

getImage (2).jpg

月光落在左手上:余秀華詩選

作者:余秀華    
出版:印刻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cursor_h16_2.jpg

作者簡介余秀華

一九七六年生,湖北鐘祥市石牌鎮橫店村村民,因出生時倒產、缺氧造成腦癱,因此行動不便,高中畢業後賦閒在家。一九九八年開始寫詩,《詩刊》編輯劉年在她的博客上發現她的詩,驚豔她的詩中深刻的生命體驗,於二○一四年第九期刊發了她的詩,之後《詩刊》微信號又從中選發了幾首。農民,殘疾人,詩人,三種身分引爆了大眾對她的熱議,然而她卻對自己的出名感到意外,在博客中說自己的身分順序是女人、農民、詩人。「我希望我寫出的詩歌只是余秀華的,而不是腦癱者余秀華,或者農民余秀華的。」

立體書影.jpg

我們明天再說話

作者:馬尼尼為    
出版:南方家園出版社
定價:360元
內容簡介cursor_h16_2.jpg

作者簡介:馬尼尼為

出生名林婉文。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十九歲赴台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帶著你的雜質發亮》(小寫出版)(入圍2013年開卷好書獎、2013 年法蘭克福書展台灣館選書)、《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2015年小寫出版)、繪本《貓面具》(個人出版:2015年華文朗讀節選書)、「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海的旅館》、《老人臉貓》、《after》(2016年南方家園出版,華文朗讀節選書)。業餘亂講於「樹人畫學校outsider art school&繪本亂讀會」,寫過馬來西亞星洲日報繪本導讀專欄、南洋商報讀書人專欄,專文收集於部落格「繪本亂讀會」,今年起於博客來「一起看圖文」專欄,也在行天宮附設玄空圖書館帶領繪本讀書會。個人作品與行腳見「馬尼尼為無限公司」。現苟生於台北,育二貓(寶兒與美美)一子。不良人母。不良人妻。

*文內引文皆出自《月光落在左手上:余秀華詩選》

 

【2017詩專題】:

屈原詩_banner_400x300_0.jpg

taaze banner_600x450.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