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經營》跟你談業績的書店主題書:日本書店產業的實務反思

近年出版市場上出現不少「關於書店的書」,有些是作者採訪不同書店寫下的報導,有些是經營者以文字分享酸甜苦辣。台灣在這領域的出版品,早些年最具代表性的應該是鍾芳玲的《書天堂》系列,至今亦時有佳作。翻譯書品項的最大宗則來自日本,從清水玲奈的《書店時光》、石橋毅史的《書店不死》,或吉本忍的《東京本屋記事》等,種類繁多。這些能夠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的「書店書」,多半以感性筆觸介紹書店店主的經營理念及背景,充滿故事性,成為閱讀愛好者紙上旅行乃至親身走訪的良伴。

不過,在日本這個深具「打破沙鍋問到底」民族性的國家,其實還有另一類書店主題的書,聚焦於書店產業發展,由書店工作者執筆,也可能是業界人士的分析,內容也有許多書店的概況,但主要關注實務操作,甚至是相關數據及政策上的變化。這類書內容主打業內人士的共鳴,因而較難有機會引進台灣市場與大眾見面。

這些書並非憑空冒出。儘管同樣面臨嚴重衰退,日本媒體對產業變化仍保持一定的關注,經常出現相關報導。此外,日本的書店工作者也有許多舞台可闡述自身想法,小書店自不待言,相較於台灣大型書店皆以品牌包裹,日本的書店店員許多皆投身產業多年,對市場想法成熟,以個人身分撰寫專欄、受訪,甚至主持廣播節目等活動皆時有耳聞,業界的交流也更廣泛、多元地進行。

▇《書店員的工作》:書店工作者的實務心得

9784787717009.jpg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作品,是在日本一間百貨公司的選品專櫃裡。在登山用品、包袋雜貨之間只擺了兩小櫃的書,卻十分聚焦在閱讀與出版的領域。這本《書店員的工作》(書店員の仕事,2017年4月)結集了59篇由書店工作者執筆,於2009至2017年3月間刊載於《NR出版會新書再版情報》()的文章。

書中分成三個部分:「從書店現場說起」、「書店店員的工作」(2010–2013、2014–2017兩期),以及「東日本大地震特別篇」,執筆者可能來自大型連鎖書店、地區書店或小書店,但都是在第一線奮鬥的書店工作者。文章多半不長,風格也各自不同,例如任職於神奈川平坂書房的疋田真己執筆的〈為了賣出這本書〉文章中提到,人文書的操作不一定只能單純回應讀者需求:「以人文書而言,經常認為書櫃的樣貌是由讀者決定的,但我認為維持週轉率至關重要,如何讓讀者容易找到書是首要考量。」

除了回應讀者的需求之外,人文書也必須藉由主動操作(包含書櫃以及平台陳列),讓讀者更容易看到不同的書,提升銷售速率。她也舉例說明,如何不為分類所囿,而依照每一本書真實的屬性歸架,以及藉由主題策展,協助讀者在書海中得到有用的推薦資訊等。

對台灣讀者而言,比較特別的應該是曾經派駐在台灣的紀伊國屋石堂聡,及淳久堂書店高原博臣兩位時任店長的文字。兩篇文章都寫於2010年,距今不到10年,在台灣發展的日資品牌書店版圖已發生不少變化,如今讀來恍若隔世。

紀伊國屋海外展店經驗豐富,在來台灣開店前,已有超過20間海外分店(包括美國、東南亞地區、澳洲及杜拜)。根據石堂聡的說法,一開始紀伊國屋採取的是小坪數策略,主要供應日文圖書及雜誌,後續才納入英文及當地語言出版品,擴大營業坪數,頗受好評。台灣的銷售方向,起初亦以台灣主題的日本出版品為主,隨著台灣圖書比例增加,業績已高於日文書。同時,相較於日本的新書自動配本機制,台灣書店必須主動對廠商下單才能拿到書,是兩地作業不同之處。

淳久堂則擁有台灣和法國巴黎的海外分店。高原博臣撰文當時,台北有兩間分店(天母店和已結束的忠孝店),他說自己原以為客人會以駐台日人為主,不料大約七成都是台灣人,面試的時候也遇到許多熟悉日本動漫文化的年輕人。這讓他想起派駐巴黎時,正好《七龍珠》、《聖鬥士星矢》的動畫正在法國播映,也有讀者會到店裡來找法文版的漫畫,不過對20年前的法國人而言,喜歡日本文化的還是些「怪人」。

▇《所謂「賣書」這一行》:直面實體書店的危機與挑戰

《所謂「賣書」這一行》(「本を売る」という仕事,潮出版社,2018年1月)是不久前在福岡丸善書店發現的。作者長岡義幸是自由新聞工作者,長年關注出版等議題,此書為他在《潮》月刊中〈走向書店〉(書店を歩く)專欄的文章結集。

9784267021121.jpg書中分為5個章節:「凋零街區的書店」、「地方與書店」、「地區書店的挑戰」、「新書店的型態」、「跨越震災」。作者實際走訪100間日本各地的區域書店,與店主深談經營的困難。根據書中資料,與1999年相較,日本書店每年以500至600間的數量減少,訪談的書店也有不少處在即將(或已經)結束營業的狀態。作者並不迴避這些議題,而是以產業觀察的角度探究原因。

第一章「凋零街區的書店」提到,日本出版營收約有半數來自於雜誌(含mook)及漫畫(單行本及期刊),但近20年來,這兩大類讀物衰退情況比書籍嚴重,漫畫在這兩年甚至每年跌幅超過一成()。由於雜誌、漫畫固定客源的比例很高,營收減少對必須長期經營社區讀者的書店而言是致命傷。

另外,在〈支撐小書店的供應商危機〉一篇中,更提到由於整體產業不振,以薄利多銷為本的供應商難以支持,名列日本十大供應商第四名及第七名的「栗田」和「大洋社」,先後於2015年與2016年宣告破產。栗田後由第三大供應商「大阪屋」收購,持續努力經營,但大洋社就此結束營業,據稱牽連書店達500間以上,甚至有20間書店因貨源不足而關門大吉。

這些案例讀來不免沉重,但其後二至四章也記錄了多家經營數十年甚至百年的書店,如何在人口外移、高齡化社會、商圈變遷等不利因素下,以專業選書、客製服務、改變商品結構、複合業態、遷地開業等嘗試開闢新路,甚或在原店主因年事已高決定歇業時,因緣際會接下書店,從而開啟第二人生,也為書店找到新生命的佳話。

▇每一間書店,都有說不完的故事

由多人執筆的《書店員的工作》,像是書店日常的切片,儘管工作流程上有許多不同之處,讀來卻處處熟悉。以產業角度切入的《所謂「賣書」這一行》,則呈現日本圖書及出版產業的真實面貌,字裡行間仍不時出現「堅持」、「理想」、「責任」這些看似夢幻的信念,但同時也看到每一間書店為了生存所做的努力。

這兩本書都在最後一章裡收錄以3・11東日本大震災為主題的文章。如同台灣出版過的《重生的書店》,透過這些文字,被地震損壞、海嘯沖毀的景象,以及人們的恐懼、狼狽,彷彿歷歷在目。有些書店不幸因店主罹難而就此消逝,但有更多書店努力振作,甚至從組合屋走出災後的第一步。期間亦有不少供應商大力協助,免費提供貨源,讓這些書店得以重新營運。

街角的書店有其好處。老闆就算賠錢也因為興趣繼續做下去,誰都沒話說,不過這樣稱不上做生意。買賣這事要成立,讓店生存下去,唯有確保業績足以支撐才行。我是抱持著「就算多賣一本也好」的使命感的。

──《所謂「賣書」這一行》

書裡提到的大部分書店,我應該永遠都沒有機會走訪,但在閱讀這些篇章的過程中,不僅看見了對閱讀共同的熱情,更看到許多書店工作者如何以大無畏的姿態與務實的執行力,不斷嘗試用專業突破困境。儘管結果不一,那份活力的確值得我們學習。台灣書店的多樣性與營運的創新程度絕不亞於日本,但除了訴諸夢想、感性與美麗的空間之外,如何讓更多人理解書店真正的內涵,還需要更多的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