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7月歐美童書藝文短訊

 

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繪本大師桑達克(Maurice Sendak),過世5年後,明年又將有新作出版。桑達克基金會會長卡波內拉(Lynn Caponera)去年在查閱已故藝術家的檔案資料時,發現了一份圖稿,這份題名《地獄的快快與熱熱》(Presto and Zesto in Limboland)的手稿,是由桑達克和他老朋友兼合作者約林克斯(Arthur Yorinks)共同創作,是一部文圖都相當完整的作品。




桑達克遺作《地獄的快快與熱熱》

1990年,桑達克為了配合倫敦交響樂團演出楊納傑克(Leoš Janáček)的作品Rikadla(1927年楊納傑克為一系列荒謬有趣的捷克童謠譜曲),繪製了這個故事。當時看過這些圖像的約林克斯,認為這些圖如果只供現場觀眾們觀看一次,豈不是太可惜了。與桑達克長期配合的出版商考量過請人將捷克童謠詩句譯成英文,可惜因為翻譯這些無厘頭童詩的難度太高,加上桑達克也有其他計畫正在進行,這些圖稿從此被塵封了7年之久。
這系列捷克童謠的其中一首,說的是甜菜根結婚的故事,桑達克因此暱稱這些圖稿為「甜菜根故事」。1997年,日本小提琴家宓多里(Midori Goto)詢問桑達克可否在她的募款演出中使用這些圖稿,桑達克同意了。表演結束後,約林克斯趁機詢問,可否將這10張圖稿延伸成一本書稿。於是,在兩位好友的腦力激盪下,「甜菜根故事」化為完整的故事。
然而,當年完成創作後為何沒有出版?約林克斯回憶道:當時桑達克全心投入Brundibar一書的創作,他自己則更醉心於劇場,出版工作因此沒有接續。幸運的是,這兩位摯友擕手合作的作品終究要問世了。約林克斯說:「當年我們一起創作時,真的充滿了歡笑。」

 




蘇斯博士奇妙世界博物館(圖片來源:官網)

6月3日,蘇斯博士奇妙世界博物館(Amazing World of Dr. Seuss Museum)於美國麻州春田市(Springfield)開幕。館內的設計、陳列與展出內容,完全來自知名兒童文學作家蘇斯博士的童年與他創作的書,充滿歡快的色彩,強調孩子在閱讀中同時可以遊戲與探索。
博物館二樓的展出屬於靜態陳設,包括蘇斯博士的生平與生涯發展的歷程。一樓展場則很能吸引兒童的興趣,不同展間有不同的主題,邀請孩子們實際體驗參與,包括在螢幕上作畫、用大塊樂高積木拼出一座動物園、展示書裡的角色,以及提高孩子對於音樂描述和語音描述覺察力的互動螢幕裝置等。
蘇斯博士的作品儘管帶動了孩子自己閱讀的風氣,卻也被批評含有種族歧視與排外的意涵,特別是他早年發表的政治漫畫。有鑑於此,館方特意同時提供英文與西班牙文的展出相關資訊,除了強化兒童文學的多樣性、融入移民議題之外,也表現出對博物館周邊西語社群人口永遠張開臂膀的善意。

 

英國最重要的兒童圖書獎「卡內基文學獎」,以及歷史最悠久的繪本獎項「格林威大獎」,2017年史無前例同時頒給美國的作家與插畫家。卡內基大獎得主是蘇佩提斯(Ruta Sepetys)的《流向大海的鹽》(Salt to the Sea),格林威大獎則頒贈給藍‧史密斯(Lane Smith)的《一個部落的孩子》(There Is a Tribe of Kids格林)。
兩項大獎的評審團表示:「這些獲獎的作品展現出,文學與插畫對於幫助孩子了解周遭的世界扮演了何等重要的角色,不論是透過歷史的鏡頭或是他們身旁的自然世界。這些得獎與入圍的作品深刻證明了,是故事──尤其是那些弱勢的聲音,讓人們的聲音被聽見。這些故事鼓勵年輕讀者不要僅僅只注意那些顯而易見的新聞。」

 




(圖片來源:金氏世界紀錄官網)

為慶祝《哈利波特》誕生20週年,全世界的波特粉絲們紛紛用不同方式慶祝。
來自英國博爾頓(Bolton)11所小學的676位學生,全部打上葛萊分多學院的領帶、戴上眼鏡、手持魔杖、額頭上還畫上哈利波特的正字標記閃電形疤痕。他們齊聚在一起5分鐘後,歡慶自己打破了金氏世界紀錄。每位參加者都獲贈一冊《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
紐約一家名為e.t.c.的城市導覽公司,則舉辦了名為「鷹頭獅、高腳杯和黃金:大都會美術館巫師之旅」的遊覽活動。這項互動式觀光活動,帶領老老少少的粉絲走遍大都會美術館,尋找所有與《哈利波特》故事中的有關文物。e.t.c.的創辦人列維(Evan Levy)曾任職於大都會美術館的教育單位。他親自擔任這項活動的導遊,帶領遊客走訪館裡所有近似《哈利波特》書中設定的空間與藝品,如獨角獸掛毯和羅馬雕像,試圖讓孩子們化身成書裡的角色。
被問及這項美術館導覽活動會持續舉辦到什麼時候,列維回答:「直到人們不再對《哈利波特》感興趣為止──意思是,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