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書房》第一聲文字獄警鐘已響:香港繪本遭判為煽動刊物,及其他童書藝文短訊

《羊村12勇士》內頁(取自scribd

【時事議題】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所出版的兒童繪本《羊村守衛者》、《羊村12勇士》、《羊村清道夫》系列遭香港國安局認定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亦即製作煽動刊物,引人憎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工會的5名理事在7月22日遭到拘捕,本文發表時,其中3位獲得保釋,25歲的工會主席黎雯齡及27歲的副主席楊逸意則還押至今,可能面臨2年以上的刑期。工會將近16萬港元(大約64萬元台幣)的資產也遭到凍結。

黎雯齡、楊逸意日前受訪時表示,羊村系列繪本以粵語寫作以求保存母語,並且特別參考《小王子》的寫作方式,以淺白好吸收的文字傳達意旨。羊村繪本中,「小羊村」和「野狼村」比鄰而居,原本兩村之間設有圍欄,兩邊生活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野狼村民擅自破壞柵欄、隨意將垃圾往小羊村扔、頒布只對野狼有利的規定(例如想吃羊就吃羊),原本生性溫馴的小羊們被逼得起身反抗,其實狼羊之間的衝突,就是2019年反送中前後的香港社會縮影。

黎雯齡和楊逸意認為,自從反送中運動以來,原本應該要保護市民的港警卻經常傳出無故毆打、拘捕市民等新聞,社會上硝煙瀰漫,不僅大人難以理解,小朋友的價值觀也一併遭到扭曲。如果沒有適當的媒介,成人該如何跟孩子解釋這些事情?黎雯齡、楊逸意發現台灣出版界會透過繪本教導公民、人權等主題,便以此為借鏡開發羊村系列繪本,黎、楊二人原本計畫為《羊村守衛者》發行台灣版本,在遭到拘捕後只得暫緩。

這是香港國安法上路以來首度有書籍出版者因涉嫌犯法而遭到逮捕,無疑敲響了第一聲文字獄的警鐘。羊村系列原可在網路上看到完整版,但被下架的速度很快,讀者可多搜尋其他網路備份。

【名家新作】

■兩度入選波隆那插畫大展的插畫家吳欣芷(Cindy Wume)推出繪本《Bookshop Cat》,原先以英文版問世,台版譯為《呼嚕呼嚕的書店小貓》在8月推出。繪圖出自吳欣芷之手自不用說,而從故事發想到翻譯,也都由吳欣芷本人親力親為。

故事主角小黑貓身世顯赫,牠的家人有知名舞蹈家、捕鼠高手、維修工人、廚師等等,這群手腳俐落的貓兒發現小黑貓跟他們非常不同——他只會窩在原地看書,一本接一本。黑貓家人總覺得這樣安安靜靜的很不尋常,經常勸他放下手上的書跟家人一起做事。心煩的小黑貓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看書,便離家出走到書店當起了店員。他原以為從此就能盡情享受閱讀樂趣,沒想到一場沒完沒了的大雨讓客人不再光顧書店,雨再不停可能就會倒店——這時小黑貓的家人突然出現在書店裡,要來幫小黑貓執行拉客計畫,讓生意起死回生。究竟黑貓家族想到了什麼妙招呢?

看似簡單的故事主軸,其實包含了「主動接納」的重要課題——家族中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成員,要怎麼互相理解?明明正在從事很拿手也很喜歡的工作,親人卻不理解自己的行動,該怎麼辦?有時候,或許急著尋找解套的方法反而會導致反效果,不如就像小黑貓一樣拉開距離,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等待契機到來的那一天。


《呼嚕呼嚕的書店小貓》內頁(取自誠品線上

■搞笑藝人矢部太郎曾以漫畫《房東阿嬤與我》獲得第22屆手塚治虫文化賞,書籍銷售量破百萬,可謂叫好叫座的人氣作家。今年的日本父親節他推出新作《ぼくのお父さん》(暫譯:我的父親)。作品中,身為童書作家的父親矢部光德是個「非典型爸爸」,他總是一直畫個不停,捕捉所有生活中的畫面,連餐桌上的料理也不放過,等他畫完家人才能動筷子夾起已經冷掉的菜餚。矢部太郎幼時曾經為此心生不滿而抗議,父親回答:如果當下不畫,之後就會消失。之後家中的兔子寵物過世後,太郎才體悟到父親話中的含義。在本書創作過程中,矢部太郎參考父親的日記,挖掘出更多父親溫柔的面向。

■著有《怪物園》等作的日本人氣繪本作家junaida推出新作《街どろぼう》(暫譯:偷走小鎮的巨人)。故事中的巨人孤單地住在山上,有一天晚上他再也耐不住寂寞,跑到山腳下把某戶人家連屋帶人整棟挖起,帶回山上跟自己作伴。房子裡的家人告訴巨人,如果只有他們一戶住在山上也會寂寞,可不可以把他們的親戚也帶來呢?有一就有二,後來整座小鎮都被巨人搬回山上,但身型巨大的他坐在小鎮正中央、被鎮民環繞的時候,卻依然覺得自己孤零零的。接下來他會怎麼做呢?

junaida表示,或許巨人就跟小時候的自己一樣,和周遭的世界之間缺少重要的連結。junaida在童年時期一直轉學,沒能結交感情深厚的朋友,不管走到哪裡都不覺得踏實。他表示到現在都還記得自己小時候經常心情很差,不過在聽到龐克音樂之後,開始和周遭的世界產生共鳴和連結。但如果在同一個地方試了又試、只能得到同樣的結果,離開原地倒是個勇敢的決定。


《街どろぼう》內頁(取自福音館書店

■時間來到8月,被疫情綑綁的夏天終於解開束縛,但如果整個暑假都因為疫情不能出門,你會怎麼辦呢?在美洲原住民小說作家Joseph Bruchac的作品《Rez Dogs》中,女孩Malian來到Wabanaki保留區探望祖父母,後來交通因為疫情中斷,Malian回不了波士頓的家,只能留在保留區。雖然她喜歡祖父母,但是他們的居家環境和波士頓大不相同,網路訊號斷斷續續,讓Malian遠距上課時非常痛苦,擔心自己會不會一直困在原地永遠離不開。她的焦慮在野狗Malsum出現後有了寄託,在Malsum的守護之下她敞開心胸,更願意接觸祖父母,教他們使用視訊通話,聽老人家回憶往事,聽他們說起從前被迫離開家庭就讀寄宿學校的事情⋯⋯

本書書名Rez Dogs原本在英語中指的是原住民保留區中的野狗、半放養的狗,後來變成原住民、保留區的泛稱。故事最後Malian還是回到了城市,但結尾所說的「真正的rez dog永遠不會離開保留區」卻更顯深刻。不管是Malian在疫情中的遭遇、現代原住民的處境,以及祖父母所承受的寄宿學校創傷,在此刻讀來都能和時事呼應,別具意義。


Joseph Bruchac出版新作《Rez Dogs》(左圖取自Dawnland Voices

■以《Birdsong》榮獲加拿大兒童文學獎的Julie Flett推出新繪本《We All Play》。她用溫柔的筆觸畫出許多動物嬌憨天真的姿態,翻開書頁會看見毛茸茸的貓頭鷹一齊回頭盯著你瞧,酷似石虎的短尾貓(Bobcat)瞇著眼睛在地上翻滾。書中的兒童與動物快樂嬉戲,大人看了也好想變回小孩,找回童年時期的純真以及和大自然的連結。

書名副標題「Kimêtawânaw」是Cree語中「一起玩耍」的意思,作者Flett是加拿大原住民Cree-Métis 族裔(Cree族女性和英、法、蘇格蘭通婚的後代),她在書末附上Cree族語與英語的動物詞彙對照表,並且感謝父親帶領小時候的她領略大自然的樂趣。


《We All Play》內頁(取自GreystoneBooks

【電影改編】

■法蘭克.赫伯特風靡超過半世紀的科幻經典《沙丘魔堡》(Dune),三度改編大螢幕,這次由丹尼維勒納夫執導演筒,新生代演員提摩西.夏勒梅飾演主角保羅.亞崔迪。預告片近期釋出,電影將於10月上映,小說六部曲的完整譯本將在9月問世。

《沙丘》原作上下集於1965年出版,之後赫伯特又寫了5本續作,串起沙丘六部曲。書中的時空設定在遙遠的未來,受到帝國統治的人類忌憚科技的力量,改用獨特的香料提升心智能力達到人形電腦的功能。在整個宇宙中只有沙漠行星「阿拉斯基」生產香料,原先獨占香料星球的哈肯尼家族將控制權轉交給宿敵亞崔迪家族,名義上是為了維護和平,事實上哈肯尼家族卻和皇帝聯手,要一舉鏟除亞崔迪家族的勢力。在一連串鬥爭發生之後,主角保羅被沙漠民族弗里曼視為救世主,學會駕馭可怕的「沙蟲」,修煉精神與肉體的力量,迎接自己的命運。

沙丘六部曲世界觀龐大,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雖然步調略顯拖沓,女性角色不如男性凸出,不過書中的設定影響深遠,其中的政治寓言更是不在話下,英國《衛報》稱如果沒有沙丘系列,也不會有《星際大戰》與《冰與火之歌》等大作。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7》我身見我心,雙手一按便知身心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