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訂現場之2》大處著眼力,小處著手工

攝影:王志元

受訪者:陳惠真(資深手工阿姨)
地點:智盛裝訂公司

我快50歲了,十多年前投入這個行業。最早是為了貼補家用,後來算是做出興趣吧,也打發一些無聊時間,就一直做到現在,小孩子也大了。這個工作很穩定,也相對彈性跟自由。通常白天比較有出貨的壓力,但晚上不太會。

當初進來這公司,是因為它貨源很充足,當然,貨源足的時候我們也會比較忙。基本上我們每天都會到,越多人處理,出貨的速度越快。手工就是有工作就做,但沒工作就比較閒、比較輕鬆。

我們不用打卡,是按件計酬,不是領固定月薪的那種。數量多的時候可能1000、2000甚至5000、8000件都有,少量的話大概500件。而且也不是每一批都需要加工。有位先生會來計算每個人一天下來做了多少數量,再月結給我們。

動作俐落或今天這批貨相對簡單,就做得比較快。一個月下來,兩萬塊應該不成問題。不過這也要看個人努不努力,有的人也會邊做邊玩手機啊。我個人很努力,每個月都有超過2萬塊。

手工的種類很多,像貼貼紙、裝直式的書腰跟書衣、入opp袋,或書頁要插海報、CD、酷卡等。光是需要黏背膠的東西,就有十來種。也有因為要修改而加工的,例如給物流的條碼不一樣,要重貼之類。

雖然機器取代了我們的工作,不過整體下來,報酬差不了多少。況且機器也有沒空的時候,那時就要需要人工。

我在這份工作沒遇過什麼挫敗。畢竟手工不困難,像在做勞作,而且做錯的東西,大部分都能改。當然,有時會很忙很累,但大家一起趕工把這一批做完,蠻有成就感的。

不過,我們永遠都不知道今天來上班,要加工的項目是什麼。

採訪後記

受訪的裝訂廠手工阿姨,看似樂觀、認真,笑起來溫溫的,像上一代媽媽那樣,一邊顧家一邊工作,為的就是推家裡的生計一把。現今的人們大多小心翼翼地,不輕易把個人意志稀釋在機械運轉般、龐大模糊的工作裡。對她而言,或許也是如此。只不過,似乎唯有稀釋自己、不過問太多,才能把自己輕盈地放在任何想放的地方。例如家庭。例如職場。

如今的裝訂廠,引入不少先進的機器,多數工序都已自動化,唯獨一些細微的後加工或修改,還是得仰賴人工。他們是生產線上的守門人,經年累月,用千手千眼築起最後一道防線。倘若每一本書都是一尊承載智慧與知識的佛像,他們就是那些點睛開光之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