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伴讀 拍謝少年》把生活過好,音樂才會成立——上班族搖滾樂團的飛行早餐時間

上班最怕遲到!拍謝少年(左起:吉他手維尼、貝斯手薑薑、鼓手宗翰)戴上Openbook編輯部百分百手工精製(《整鬼專家》裡)的飛行帽準備出發。

拍謝少年由貝斯手薑薑、吉他手維尼、鼓手宗翰三人組成,2012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海口味》後,三人陸續服完兵役、有了正職,變成了上班族搖滾樂團。將於201711月底發行的第二張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記錄了他們五年來的生活體驗。這次,Openbook閱讀誌邀請拍謝少年,談談他們如何在生活、人生規劃與音樂理想之間取得平衡,繼續成為「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拍謝,少年仔,樂團要玩,生活嘛是要顧。放下樂器的拍謝少年,進入社會就定位,在城市不同的角落為生活打拼。每天睜開眼睛的頭號任務,就是好好吃一頓早餐,然後出發上班。拍謝少年自從2012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海口味》之後,過了5年才完成《兄弟沒夢不應該》。跨過30歲門檻,拍謝少年理解了玩音樂是浪漫的,過生活是現實的。「大家先把自己生活過得好,音樂才會成立,這是我們的共識。」樂團貝斯手薑薑說。

▉來自《灌籃高手》的人生哲學

薑薑從事食品業,在意吃得健康,尤其近來身體對食品添加物特別敏感,所以早餐喜歡吃麥片。鼓手宗翰也是上班族,早餐習慣在通勤途中簡單解決,但有時喜歡在天冷時早起,和女友到鄰近住處的傳統市場,和阿伯們坐在一起喝碗鹹粥暖胃。吉他手維尼以教吉他為生,工時彈性的他常用一碗牛肉麵把早餐和午餐一起搞定,但有時也造訪教琴的音樂教室旁一位阿姨開的早餐店,「我每次去都會找她用台語亂聊,她是我練習台語的對象。」

_DSC9795-編輯.jpg下班以後,三位團員維持著每週兩天的練團時間,去年10月開始額外約一天見面討論新專輯的製作。感覺靈魂被抽乾的時候,熱炒和啤酒是他們充電的儀式。在這些日常的互動裡,三人早已成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薑薑提到「三個人加起來的相處時間,可能比跟女朋友還長,對於創作者而言,保有一些自己獲得能量的空間是重要的。」所以平衡家人與音樂在生活中的比重,也就成為維持樂團運作的必要功課。

對於拍謝少年而言,維繫樂團不可或缺的要素,還少不了著名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彥。為什麼?三人爽朗笑出來,維尼一副出賣同學的表情,說「漫畫買最多的先講」。薑薑聳聳肩招認說,井上雄彥的作品把「轉大人」的狀態處理得很寫實,「現實中大部分都是壞球,只有偶爾會有好球,對我們來說,這某種程度是一種人生哲學。」

每一年夏天,總有許多初識籃球的少年在《灌籃高手》裡看見偉大,又在最後那個懸而未決的最終話學習思考追夢的各種可能。維尼說井上雄彥的偉大,在於凍結了那幾年夏天的時光,一代又一代少年的集體記憶在這裡不間斷地上演。然而經營樂團對拍謝少年而言,早已不只是青春期的副作用。揮灑熱血,但穩住腳步過生活,這是井上雄彥帶給他們的啟示。

▉我們在意的東西已經超越音樂性了

創作之前,先好好生活。「玩團創作這件事情有點像是拍一部電影,不可能憑空創造一個完全沒有真實基礎的東西,那種東西會沒有感動人的力量。」宗翰眼神往薑薑一瞥,又說:「因為我們相隔5年才發這張專輯,5年其實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比方說,你從20歲跨到30歲,其實是在突破人生的關卡,就像薑薑現在要結婚了。」_DSC9802-編輯.jpg

訪談當時即將舉辦婚禮的薑薑被點名,接著說:「我們生活的境遇是不一樣的,透過各自演奏的樂器和我們三個人在歌曲中的對唱,這樣的創作有點像是展示我們在這個時空裡的世界觀的整合。」新專輯同名歌曲〈兄弟沒夢不應該〉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中寫出來的。

「這首長達10分鐘的歌寫在維尼去當兵之前,他的和弦其實很簡單……」薑薑話還沒說完,擔任吉他手的維尼就抗議說:「哪有,超複雜的好不好!」說完三個人笑成一團,薑薑才改口說因為創作這首歌是一氣呵成,三個人在其中的對話非常自然,在意的東西已經超越音樂性了。「我們發完第一張專輯,算是有一些迴響,那我們下一張要怎麼突破?而且在剛取得一點點成績的時候要停下來,對我們來說壓力真的很大,但這首歌的對話啟發了後續很多創作。」

▉歹勢!這裡沒有搖滾英雄

年輕的時候受到樂團「八釐米天空」開著一台車在城市游擊演出的啟發,拍謝少年也愛戶外演出。《海口味》時他們舉辦「厝邊倒彈」,把搖滾的現場帶到早餐店、書店、漫畫店、熱炒店及羊肉爐店家。這次《兄弟無夢不應該》發行,也將在宜蘭日安保齡球、詹記麻辣火鍋新莊總店、高雄蚵仔寮意滿漁咖啡店舉辦演唱會,用音樂切進街坊鄰居的生活。在每個一期一會的演出中,他們觀察一邊吃火鍋一邊看表演的人們,看他們酒越喝越多,表情與身體逐漸鬆下來,就知道打到「點」了。

_DSC9815-編輯-2.jpg宗翰說:「這些表演有趣的地方,是我們跟觀眾比較沒有距離感,不像在live house,好像我們是搖滾英雄的那種感覺。那個東西在我們時代根本就不適用了。我們只是很喜歡樂團的人,跟觀眾一樣,所以我們很喜歡跟觀眾沒有距離演出的那種感覺。」

維尼提到先前在高雄三餘書店的表演經驗,他們在天台剛唱完兩首歌後就被迫中斷,「樓下聚集了來自3個不同派出所的警車,一堆警察走上來都問:『恁勒衝啥?!』因為我們在頂樓,聲音完全沒有屏蔽,可以毫無限制地往外傳。」

「到底有多少通電話打去報警啊?吵到附近轄區3個派出所都來了!」薑薑回憶道。天台的表演雖然中斷,但後來大夥還是移到書店三樓的室內空間完成了演出。

真實人生當中有著各種令人措手不及的狀況,但這就是生活的本質。有人說人生如戲,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宗翰說做音樂也是如此。

「有時候我們不是要看一個完美的演出,我們是要看他聲嘶力竭,或者他出糗了,但是他得彌補那個出糗。」薑薑補充,他描述的雖是樂團演出,但這種努力出手卻不小心出糗的尷尬,也模糊地說明了生活之於我們的關係──櫻木花道帶球上籃時可能不小心摔個狗吃屎,但在賽事結束之前,也只能說聲「拍謝啦」並站起身,抖落塵埃然後冷靜凝視籃框,深呼吸,「左手只是輔助。」繼續帥氣出手。

_DSC9785.jpg

800x800-01.jpg

            

兄弟沒夢不應該專輯封面圖.jpg 
            兄弟沒夢不應該

            樂團:拍謝少年 
            發行:好有感覺
            定價:50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拍謝少年 (Sorry Youth)​

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吉他維尼、貝斯薑薑,鼓手宗翰,05年春天吶喊後開始寫歌,初期創作以樂器演奏為主,現在心繫台語搖滾,目標寫出阿公阿嫲點頭稱讚的台語金曲,以井上雄彥為精神導師,熱炒攤為後援補給,拎著啤酒樂器穿梭於南北縱貫現場,音樂靈魂來自現場表演氣味。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