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伴讀 拍謝少年》人生除了賺食,嘛係要賺爽!——搖滾樂團的音樂人生養成計畫

拍謝少年疊羅漢(上起:鼓手宗翰、貝斯手薑薑、吉他手維尼)

拍謝少年由貝斯手薑薑、吉他手維尼、鼓手宗翰三人組成,2012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海口味》後,三人陸續服完兵役、有了正職,變成了上班族搖滾樂團。將於201711月底發行的第二張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記錄了他們五年來的生活體驗。這次,Openbook閱讀誌邀請拍謝少年,談談他們如何在生活、人生規劃與音樂理想之間取得平衡,繼續成為「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登山地點:加羅湖
登山攝影:邱璽民
影片拍攝:蔡維隆

婚禮照片:薑薑 提供

「人生除了賺食,嘛係要賺爽!」拍謝少年因為2012年高雄蚵寮小搖滾的緣故,結識當地熱情的大哥,大哥這句話打中了拍謝少年。對拍謝少年而言,玩樂團賺的是爽,不過朋友啊,人生就親像大海,頭前是茫茫渺渺的未來,歌聲咁有辦法一直唱下去?

▇用爬山斷開壓力魂結

賺爽是快活,賺食是生活,生活的緊張也是要適時鬆一下。從事食品業的貝斯手薑薑週末用做飯紓壓,「還有打掃,刷廁所真的超爽的!」一旁的吉他手維尼連聲竊笑說對,鼓手宗翰聽了忍不住吐槽:「他(維尼)每天都要用吸塵器,都不知道在吸什麼,他房間真的有那麼多灰塵嗎?」原來因為鼻子嚴重過敏,維尼買了所費不貲的Dyson吸塵器,與粉塵、毛屑對抗是每日必要的功課。

筋骨僵硬是當代都市生活養成的文明病,保持規律運動絕對是良善的建議。但是身為上班族的拍謝少年,生活只有下班後是自己的。算一算,扣掉兩天練團,一天樂團開會,還要扣掉陪伴家人與約會的時間,宗翰無奈地說:「最後我買了一台踏步機放在家裡,看能不能消耗一點卡路里。」維尼和薑薑雖然不客氣地笑了,但這種被維尼戲稱「廢到笑」的精神減肥法,大概是多數都市人的命運吧。

Jump Jump! sorrYYouth from Hyperreality on Vimeo.

其實,如果有機會,拍謝少年還是會出發去運動。「我們平均一年會約一次爬山」,維尼說完,大家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一年一次固然是象徵意義居多,但總好過沒有吧。那些年他們終於征服加羅湖與奇萊南華(意指奇萊南峰與南華山)時,身體也是徹底被鬆開的——如果不提隨之而來的渾身痠痛的話。那種甜美與痛苦相伴的體驗令人欲罷不能,薑薑還因此悟出了一套哲學:「因為你很累,所以要一直跟自己的內心對話,又要試圖把你消耗體力的動作減到最小。每次爬完都會覺得,幹我不要再爬山了,但沒多久之後又會很想要再爬。」
736045_10200151886701142_312215682_o (1).jpg

616464_10200220834424792_1164723518_o_0.jpg但這不就是人生嗎?那些令人鍾愛的事物莫不與苦楚相伴。

有時浪漫需要衝動,而癡狂便由之而生。宗翰提起爬奇萊南華那次脫隊的維尼:「大家在登頂前的天池山莊休息,那天剛好氣象報告說有流星雨。那時零下四度,尿尿都會結冰,可是維尼跟他女朋友就很嗨地跑去看流星雨,結果看得太久,回來就發燒了。」雖然沒有成功攻頂是遺憾,至少還有流星雨的記憶彌補,只是維尼想起糗事仍心有餘悸:「欸,在山上發燒超恐怖的!」

▇爸媽別擔心,你們的兒子過得很好!

玩樂團是賺爽,但不能讓家人不爽。少年時,在音樂中揮灑的是上一代所陌生的青春,父母不懂,選擇站在子女背後默默關心。「其實大人也滿需要被肯定吧?」薑薑說他一直試圖用作品和父母溝通,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近況,告訴他們自己有好好吃飯,好好工作。「但那些歌對他們來說都太吵了,而且會覺得『你們的歌聽起來怎麼好像沒有很快樂?』」直到2013年導演楊力州的紀錄片《拔一條河》採用拍謝少年的作品,插曲〈我們苦難的蘋果班〉(收於《海口味》)和主題曲〈佮你的灶跤〉(收於《兄弟沒夢不應該》)讓更多人看見拍謝少年這個名字,父母才終於放心。

在一個音樂市場青黃不接的年代,樂團的經營必須有另一份穩定的職業支持,身為上班族的宗翰和薑薑朝九晚五,只為了讓拍謝少年的音樂細水長流。至於以教音樂維生的維尼,因為缺乏升遷制度與長期保障,讓他經商的父母相當反對,但他用搞定自己的生活來說服他們,「經濟獨立這件事情超重要的,而且不是很慘的那種獨立,你要讓自己過得舒服。」所以他每個月為自己設下業績目標,要賺到足夠的收入,「我必須為未來的我賺到這筆錢。」

1P5A1675.jpg

1P5A1737_0.jpg人生通過三十的關口,薑薑正要從青年晉身為人夫,想像未來孩子的生活中,音樂會扮演什麼角色?被問到這個問題,薑薑直說太早啦,小孩都還沒生出來,但又接著說:「我們這個世代很幸運,成長過程中被給予空間,有比較自由的靈魂跟開放的心靈,身邊許多朋友養育小孩的方式真的很棒。」不同於父母那一代多半專注於賺食顧家庭溫飽,沒有太多的餘裕去想其他事情,薑薑認為這個世代在生活中為音樂爭取的空間,會在下一代變成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宗翰提到他很喜歡的樂團foo fighter,「主唱會帶女兒一起tour(巡迴表演),然後讓女兒上台打鼓,台下十幾萬的樂迷,有些也帶著自己的小孩看演出,那種一起成長的感覺真的很棒。」「我會把他(薑薑未來的小孩)抓去看股票,教他養活我們這些叔叔伯伯」,維尼開玩笑地說,薑薑瞇著眼睛笑著附和:「對啦就靠他了,養兒防老哈哈哈哈哈。」

▇你看你看!我把靈魂掏出來了!

台灣的學生要到了高中畢業後,才從學校與補習班的綑綁中掙脫,在18、19歲的年紀裡,終於有自己建立人生觀的自由。在這個時候,拍謝少年遇上樂團,「那個改變太大了,超全面的改變。」維尼回想初識音樂的震撼,形容那像從小被養在水族箱裡的鯊魚,突然嚐到血腥的味道,然後就回不去了。

「我們的教育不但很無聊,還限制很多身體性的經驗,比如巨大的音量,還有身體在人群中自然地跳動。」對於維尼口中這種身體性的自由,薑薑的說法是「靈魂大於身體的狀態」,他說:「搖滾樂之所以會感動人,是在台上的表演者把他們的靈魂掏出來給你看,那種力量透過擴音的設備,直接打到你的心裡。」

當初識音樂的少年,從人群走上舞台,被釋放的身體得以召喚自由的靈魂,音樂就這麼圓滿了他們的生活,「阿彌陀佛了」,薑薑說。但做音樂創作得要比氣長,用跑馬拉松的心態和生活拔河,音樂才會做得長久。三位團員提到他們都很喜歡的美國樂團The National一直要到發行了第五張專輯才獲得廣大迴響,那麼依照拍謝少年兩張專輯間隔五年的步調計算,何時才能登頂呢?薑薑說:

「沒差啦,大叔樂團也很OK,但我們也要先撐到那個時候吧?以這個為前提做所有生活的安排比較實際。」搖滾樂團的音樂人生養成計畫,賺食與賺爽缺一不可,拍謝少年杜絕任何短期的衝刺冒進,要以務實的態度把後青春期開始的音樂之路,長長久久地走向中年。

266066_10200220835784826_50674033_o.jpg

800x800-01.jpg

            

兄弟沒夢不應該專輯封面圖.jpg 
            兄弟沒夢不應該

            樂團:拍謝少年 
            發行:好有感覺
            定價:50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拍謝少年 (Sorry Youth)​

一尾台灣土產搖滾樂隊。 吉他維尼、貝斯薑薑,鼓手宗翰,05年春天吶喊後開始寫歌,初期創作以樂器演奏為主,現在心繫台語搖滾,目標寫出阿公阿嫲點頭稱讚的台語金曲,以井上雄彥為精神導師,熱炒攤為後援補給,拎著啤酒樂器穿梭於南北縱貫現場,音樂靈魂來自現場表演氣味。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