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伴讀 周耀輝》知名詞人用這本書度過創作的困難

***

「『通勝』其實本來叫作『通書』,但因為書在粵語裡和『輸』同音,廣東人又特別迷信,不愛輸,所以就叫通勝,剛好相反。

以前,我媽媽會在家放一本通勝,只要有任何過時過節或拜神的禮儀需求,她就會讀,也很相信——它最基本的用途,就是教你在某一天的什麼時程,做什麼事最好,裡頭也還有其他奇怪的資訊。

我離開香港的時候,剛好開始創作,便帶了一本通勝去阿姆斯特丹,有點像是把我媽媽也帶去的那種感覺。那時,我常常會碰到不知道該怎麼寫、沒有靈感,或是碰到人家不喜歡我寫的歌詞,改了好幾次對方都不滿意的情況,我就會很沮喪。
_DSC9498.jpg

_DSC9493.jpg
當我對自己文字的能力有懷疑,甚至懷疑文字本身的時候,我都會把通勝拿出來,因為它裡頭有很多字,基本上不需要讀它的字,但是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在書頁上呈現,而書的包裝又特別美麗——它一直都是線裝的——把通勝放在手上,除了感受到媽媽的陪伴,同時也感受到這些文字單純存在的美麗。

然後,便會覺得,其實我還是應該寫字的。我不覺得它真的是一種創作的靈感,但它幫我度過了一些創作的困難。」

文字:零零肆​
攝影:王志元

喜歡這篇文章嗎?請灌溉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