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書在日本6 出版社》透過更緊密的資訊交流,一同支持文學的未來:專訪白水社編輯部杉本貴美代

左起:譯者黃耀進、木馬文化副總編陳瓊如、作家王聰威、譯者倉本知明、白水社編輯杉本貴美代(白水社提供)

白水社成立於1915年(大正4年),迄今已逾百年,雖然不算大型出版社,不過在日本文學界,特別是日本的法國文學中,屬於相當具有代表性的中型出版社。創立者福岡易之助畢業自東大法國文學系,因該社此初期多譯介法國文學,之後也逐漸拓展至世界各國的文學作品。此外,白水社也出版各種語言學相關書籍、辭典,對日本的語言研究者而言,也是極為重要的出版社。

2013年起,白水社開始投注心力於台灣文學,並及於非虛構類作品。透過白水社的引介,近年來某些台灣當代的文學作品,日本讀者已可以幾乎同步接觸到。

為何白水社會開始傾注心力拓展台灣文學作品?本文訪談該社負責亞洲文學的編輯杉本貴美代,請她談談白水社與台灣文學的因緣,以下是她的回覆。


為什麼會想出版台灣書?順談過去白水社經營海外文學的經驗,與對台灣文學的印象

株式會社白水社是綜合型出版社,每年出版數量大約140冊,其中海外文學約有25冊。

白水社有一套系列叢書「白水 u Books」,透過新的版型介紹海外小說名著。例如海外文學的長期暢銷書,沙林傑(J. D. Salinger)的《麥田捕手》,在白水社就有野崎孝譯的《麥田捕手》(1964年刊行)與村上春樹譯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2003年刊行)。

「白水 u Books」的其他書籍陣容還有:

  • 《莎士比亞全集》(全37冊)小田島雄志譯
  • 《卡夫卡珍藏版》(全8冊)
  • 羅傑.馬丁.杜.加爾《蒂博一家》山內義雄(全13冊)

另外一套則為世界文學系列「Ex Libris」(藏書票之意),以「提供讀者們嚴選的獨創性世界文學作品」為概念,從2009年開始問世。若以作家國籍來排列,依序是美國、英國、中國、芬蘭、智利、德國、紐西蘭、法國、西班牙、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波蘭等。這系列書籍製作時特別避免偏重,從世界上各個區域廣泛網羅優秀作品。

在亞洲地區方面,近年來台灣、中國、韓國文學的數量也逐漸增加。另外,「Ex Libris」叢書中銷售數量最高的是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今後也計畫持續在「Ex Libris」系列中介紹台灣文學作品。


「Ex Libris」系列中出版的台灣文學作品,左起甘耀明《神祕列車》、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王聰威《生之靜物》

關於出版台灣文學的契機,是2013年參加在東京大學舉辦的「日台作家會議」時,從温又柔與甘耀明兩位老師的對談中獲知《殺鬼》一書,驚覺台灣如此優秀的作家寫作如此高明的作品,但在日本卻未翻譯出版。當下認為必須趕緊在日本也出版這部作品,遂請託白水紀子老師進行翻譯,算是一個開端。

此書內容包含與日本歷史相關的主題,透過充滿幽默感的獨創手法撰寫,讀來讓人充滿新鮮感,其豐富的想像力也讓人驚艷,直覺與南美作家的風格有相似之處。

在出版的判斷上,因為主題與日本相關,當日本讀者接觸台灣文學時,應該可以成為閱讀線索,是很好的切入點。


作家甘耀明(左)與温又柔(白水社提供)

台灣書目前在日本出版市場的角色(或位置)、讀者的喜好與評價

非虛構方面,白水社出版過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台湾海峡一九四九,2012年),獲得許多讀者的迴響,表示希望了解更多至今為止未被訴說的,台灣人們的真實聲音。透過這次出版,我們也明確理解到讀者們對台灣的高度關心。

在日本,黃金週(5月初的大型連假)期間,海外旅遊最多人選擇的是台灣。台灣是人氣海外旅遊地,對日本人而言充滿熟悉感。而隨著誠品書店在東京開幕,這種感覺也益發強烈,希望更加理解台灣的讀者年年增加。如何回應這些讀者,是出版社應擔負的責任與該扮演的角色。

2016年台灣總統選舉之際,為了向日本讀者傳達首位女性總統的想法與新民主主義的領導者確切形象,白水社接連出版了《英派》(蔡英文―新時代の台湾へ,2016年)與《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蔡英文自伝,2017年),此二書成為思考台灣與日本外交時重要的參考資料,也獲得讀者們的廣大迴響。而且,也可促使人們重新審視日本的民主主義。

白水社出版的台灣書有哪些?可以分享它們的概況嗎?

白水社目前出版過的台灣作家書籍有:

  • 龍應台《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台湾海峡一九四九)、《目送》(父を見送る)
  • 蔡英文《英派》(蔡英文―新時代の台湾へ)、《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蔡英文自伝)
  • 甘耀明《殺鬼》(鬼殺し)、《神秘列車》(神秘列車)、《冬將軍來的夏天》(冬将軍が来た夏)
  • 吳明益《天橋上的魔術師》(歩道橋の魔術師)
  • 王聰威《生之靜物》(ここにいる)
  • 伊格言《零地點》(グラウンド・ゼロ)
  • 李昂《李昂的短篇小說選集》(海峡を渡る幽霊)
  • 甘耀明、吳明益、王聰威、伊格言等著《我的日本―台湾作家が旅した日本》(邀請台灣作家們以日本為主題直接進行創作)
  •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房思琪の初恋の楽園)

除了前述提過的作品外,甘耀明老師的作品已經開始建立一定的讀者群;吳明益老師的作品在日本其他出版社出版,也擁有一定的讀者群。王聰威老師的作品描寫都會中女性的孤立,頗能引起日本讀者的共鳴。伊格言的近未來小說也引發科幻讀者間的討論。甫於2019年10月底翻譯出版的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第一刷也即將售罄。


作家王聰威《生之靜物》書評,刊登於2018年10月25日《週刊新潮》(白水社提供)

台灣書的出版合作最常見的問題是?如果有的話,請問台灣書的特點?

在進行翻譯出版時,如果能獲得補助款,將是相當大的助力。

在日本,翻譯作品的售價往往有偏高的傾向,若能獲得補助,便可將定價壓低,讓更多讀者接觸到這些書籍。申請補助款時的審查難關,是今後必須面臨的課題。

白水社出版台灣作家作品時,都會邀請作家前來日本,致力打造作者直接與讀者交流的活動。至今為止,台灣文學方面已經成功邀請過甘耀明老師、吳明益老師、王聰威老師、伊格言老師與李昂老師,在東京舉辦對談會與簽名會。

透過這樣的活動,除了能讓台灣作者直接傳達自己的意見給日本讀者,還能塑造與日本作家對談的機會,不僅能讓日本讀者理解作品本身,也能協助讀者們更理解台灣文學的整體樣貌,另外對日本作家而言,也能獲得重要且新鮮的刺激。個人以為這樣的活動非常重要。


2016年《殺鬼》發行紀念活動中甘耀明(左)與東山彰良對談,日本知名文藝雜誌《Subaru》 也刊載報導。 (白水社提供)


白水社舉辦多場活動致力與讀者有更多交流。圖左為2017年作家伊格言(左)與大森望《零地點》發行紀念對談;圖右為王聰威新書簽名暨宣傳會(白水社提供)

身為編輯,當作者們決定訪日期間後,我會介紹日本出版社、書店、報章雜誌記者與台灣作家們見面,讓日本媒體、書店可以面對面與作者接觸、採訪。報刊、文藝雜誌負責記者覺得有收穫,便會撰寫書介,或者邀請專業藝文評論家撰寫書評。作者們是否親自前來日本,媒體的反應截然不同,因此作者前來參與活動在宣傳上相當重要。

為此,如果新書出版時作者赴日宣傳的部分也能取得補助,相信對推廣台灣文學作品將會大有助益。若有補助,舉辦的活動將有更多的可能性。

近年來韓國文學在日本翻譯出版相當盛行,這是因為韓國具備「翻譯出版與新書出版活動上可領取相應必要金額」的機制。這個機制創出讓日方出版社編輯們能安心推動翻譯出版計畫的環境,也形塑了雙方相互協助的管道。

即將出版的台灣書有哪些(如果可以公開的話)?以及對台灣書的未來想像、對台灣作家的期許與建言

目前預計發行的台灣作品有:李玟萱《無家者》、王德威、高嘉謙、胡金倫等《華夷風:華語語系文學讀本》、黃錦樹《南洋人民共和國備忘錄》、李永平《朱鴒書》、張貴興《野豬渡河》、吳明益《睡眠的航線》等。

在決定翻譯出版台灣文學作品時,我重視以下的幾個觀點:

  • 對日本讀者而言有無(與日本社會)相關的線索、主題或事件。
  • 表現方法上是否有下功夫,以及是否展現新意。
  • 能否反應當代台灣的課題。

白水社的想法是,在世界文學的脈絡中來看台灣文學,並希望能散播台灣文學的魅力。

個人的話,我非常期待能繼續閱讀到令人驚艷的台灣文學作品。

除此之外,白水社也在做新的努力,例如前年出版包括甘耀明老師在內18位台灣作家的文集《我的日本》(我的日本—台湾作家が旅した日本),其中部分文章就是直接邀稿並編輯原創日文版的全新嘗試。某家書店的店員讀了這本書後,提議說「來辦個台灣書籍的活動吧!」許多讀者也如同這位店員般喜愛這本書籍。

類似這樣由多位台灣作家,甚或與日本作家們共同思考一個主題,深化交流相互提攜,或許今後也能發展出各種各樣的文學合作形式。我希望,能夠透過更緊密的資訊交流,互相協助,繼續一同支持文學的未來。


文集《我的日本》在雜誌「東京人」2019年3月號(左)及日經新聞 2019年1月26日的露出報導(吳佩珍提供)


透過與杉本的訪談,綜合整理她的意見,我們首先可以理解到,近年台灣作家的作品吸引了日本出版社編輯的注目。杉本提及「可作為日本讀者閱讀線索、主題」這點,並不限於台日歷史,能夠呈現當代台灣社會問題,並且與日本社會有所共鳴、擁有獨自特殊的創作手法與文風等,已逐漸成為判斷的重要基準。

另外,杉本也談到補助款的部分。因為近年來韓國政府灌注相當心力於海外翻譯事業,規模相對更大,制度也更多元。台灣的文化部及臺灣文學館有提供外譯補助,今後或許可以參考部分韓國做法,摸索屬於台灣且適合台灣文學作品的外譯補助機制。

《我的日本》一書便是由政大台文所吳佩珍教授提案、日本大學山口守教授、橫濱國立大學名譽教授白水紀子老師大力促成,並共同擔任協調、翻譯等工作,獲得臺文館補助,加上白水社的全力支援,才能順利在日本出版。這是台灣文學推廣的一個新形式:試著切入日本一般讀者感興趣的主題,營造更多話題。

其中三篇文章,白水社嘗試突破過往「台灣先出版,日本出版社再洽談版權翻譯」的做法,邀請台灣作家直接參與共同主題來寫作,藉此蒐羅、翻譯、編輯成書,直接在日本上市。這樣的做法不見得適用於所有文學作品,但也不失為一種值得思考的,新的操作方式。

白水社歷年來在翻譯出版台灣文學作品時,也會協請在台灣有翻譯、校對經驗者協助日本譯者,其後也在校對上提供幫助。翻譯書籍,在文字表達上總難徹底盡善盡美,但透過這樣細心的動作,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譯者誤讀、誤譯的機率,除了更能保障台灣作者們精心創作的內容之外,也能造福日本讀者更精確理解這些作品。而這樣的做法,也增進了一些台、日譯者的交流。

杉本接受訪談時的結語,或許可提供台灣出版社作為出發點,把「更緊密的資訊交流,互相協助」當作方法,面對不同翻譯出版個案時,參考各地經驗,思考各種可行、落實的做法,最終朝著多面向互利互惠的目標,「繼續一同支持文學的未來」。


左起:譯者白水紀子、作家甘耀明、活動口譯進藤晴香、白水社編輯杉本貴美代(白水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