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書在日本9 版代》類型是其次,共鳴才是重點:太台本屋的版權交易心得

2020年5月7日《毎日新聞》專訪太台本屋的報導「以書傳達現今的台灣」(取自太台本屋官網

近年來台灣圖書在日本市場雖然各自爭妍,但整體而言仍處於起步衝刺的階段。有鑑於日本民眾對台灣的認識多停留在珍奶和旅行,有心追尋台灣書的讀者還在半路中,商業出版社的編輯對台灣文化也不太熟悉,Openbook因此特別專訪設立於日本東京,從版權到翻譯、從企畫到行銷,幾乎是全方位推手的「太台本屋」代表黃碧君,請她從仲介的角度來告訴我們,台灣書打入日本市場的機會點在哪裡?太台本屋的成功經驗又是什麼?


「太台本屋」代表黃碧君(黃碧君提供)

日本出版社也想找不一樣的東西

「日本的台灣熱正時興,加上日本的自製書已經過度飽和,出版社想尋找不一樣的東西,這是台灣翻譯書的兩個機會點。我想,太台打入日本出版市場,截至目前所做的努力還算成功。」


太台本屋積極推介有特色的台灣作品至日本。圖中為Hally Chen《遙遠的冰果室》日文版(取自太台本屋臉書專頁)

黃碧君說,截至目前為止,太台共賣出16本台灣作品,包括吳明益《苦雨之地》與《睡眠的航線》、柯宗明《陳澄波密碼》、何敬堯《台灣妖怪地圖》、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等。此外也成功售出年輕作家,如張渝歌《荒聞》、林育德《擂台旁邊》等。版權交易的對象也有不少是具代表性的大型綜合出版社,如文藝春秋、河出書房新社、岩波書店、小學館等。

「我們推的這些書都很有台灣特色,我們也會推具有未來性的新秀。然而如前所述,除了吳明益的作品外,大多數日方出版社可以說幾乎不認識台灣其他作者,因此我們必須製作鉅細靡遺的企畫書,甚至把日本讀者為什麼會感興趣一一沙盤推演給編輯聽,這才得以成功。」

黃碧君表示,由於很多日本編輯都是第一次操作台灣書,所以太台也會承諾給予背後的諸多支援,出版社就能比較放心地簽約。例如:提供出版社編輯會議所需的各項資料、書籍執行製作的過程若有些「眉角」也會協助處理,出書後還會幫忙連絡台灣方面的作家、協助口譯、企畫宣傳活動、介紹媒體與對談的日本專家等等,就像媒婆還兼助產士,太台可說除了出版以外的工作,皆全程參與。

媒婆身兼助產士,太台的行銷實務與點子

黃碧君指出:「每個國家都一樣,文學的外譯工作,多是政府與學術先行,但民間有沒有隨後跟上,就至關重要了。」

她說,台灣在日本的文學推廣活動,如果能夠在東京的「台灣文化中心」舉辦,就已經算是很好的機會,台灣媒體也會給予報導,因此貌似有形成一些聲量。但黃碧君觀察發現,這些活動對日本人並沒有產生觸及率,來到現場的大多是文化中心的同溫層、熟面孔,少有一般日本大眾,導致新書出版後有沒有在市場流通根本沒人知道。「這是台灣方面的盲點,也是想投入日本主流市場的人,必須認清的事實。」

面對嚴峻的市場競爭,黃碧君與太台本屋的夥伴站在民間,從選書開始就會針對行銷需求,與作者一起腦力激盪。「像是焦桐的《味道福爾摩莎》,我們就會去想,在同領域中可以找誰做台日對談?後來我們在日本就找到合作的料理老師。」

太台舉辦的推廣活動十分有趣,不但神還原台灣小吃胡椒餅,還在中秋節舉辦十分應景的台式月餅綠豆椪製作活動。「我看到日本有很多熱門的生活書,就去找出它的作者跟我手邊的台灣書有什麼連結,然後用活潑一點的方式結合起來跟讀者互動,盡量接地氣,不要拉開距離。」黃碧君說,在日本,這種作法過去幾乎是沒有的,而且即使收費並不便宜,太台主辦的活動居然場場都額滿。


為推廣焦桐著作《味道福爾摩莎》,太台本屋特別在中秋節與日本讀者一起應景製作台式月餅綠豆椪(取自太台本屋官網


台式月餅綠豆椪(取自太台本屋官網

這兩年來,太台已做出成績,不過辦活動的收入與投入的心力相較,只能算是打平。「太台的目標是先求把招牌建立起來,接下來就是專心推版權。」亦即,先用更多面向、風貌的主題召喚出日本的台灣愛好者,再從中吸引、生成文學愛好者,直到有足夠的哈台族可以支撐台灣翻譯書在日本市場生存。

韓國的成功經驗給我們什麼啟發

目前日本湧起一波韓國書熱潮,引起不少是否該借鏡效法的討論,然而黃碧君認為大環境當前,不宜把成功看得太僥倖。她說:「大家只看到它起來了,殊不知其實韓國已經花了十幾二十年時間耕耘,再加上電影、韓劇、流行文化與音樂的普及,最後才有這波書籍熱,這不是一兩年可以滲透與推波助瀾的。」

黃碧君指出:「台灣民眾可能不知道,我們國家的性別平權是很前端的,而日本則是平權意識很弱的國家。韓國在這點跟日本比較接近,女性地位相對較低,反映在出版上,有關女性境遇的小說,韓國的《82年生的金智英》就比較能引起日本讀者共鳴。因此我們絕對不會找這類議題的台灣書給日本,因為台灣經驗跟日韓真的不一樣,台灣無需跟隨這波女性文學風。類型是其次,共鳴才是重點。」

另一方面,日本的女性政治人物是個位數,黃碧君說:「台灣女總統讓他們好奇憧憬,所以蔡英文總統的前後兩本書,因為時事話題,都能順利推出日文版。」

一本書的暢銷必須結合當地讀者的需要,因此書有沒有找到它的讀者很重要。相信很多人絕對不知道,在東京神保町的東方書店裡,賣得最好的暢銷書(同時也是地表最強的長銷書)居然是《台鐵時刻表》(是的,這也是一本書)。因為日本的「地圖控」很多,歷史散步或鐵道的死忠迷,都在我們不熟悉的地方自成另外一個世界。

對台灣出版社的建言

各國文化土壤不同,許多台灣出版人可能不曉得,即便是寫台灣,日本讀者仍然習慣讀自己人寫的書,因為沒有語言與文化隔閡,光是距離感就差很多。例如同樣談台南,一青妙就是能吸引比較多的共鳴。至於東山彰良和温又柔,他們的書裡有許多台灣元素,當然有助於台灣在日本的能見度,但不代表台灣圖書就能因為他們而在日本大受歡迎。

台灣知名作家或話題書甚至得獎書,也不一定就能在日本賣出版權。黃碧君說:「我們在書店舉辦讀者會等活動,一般讀書人提到台灣文學,印象最深的還是《天橋上的魔術師》。他們還會反問我:『下一本應該讀什麼?』,可見台灣書根本尚未成功滲透到(最基本的)嗜讀翻譯書的族群。」


太台本屋經常於書店舉辦可與作家直接交流的讀者會活動,圖為作家張維中(取自太台本屋官網

黃碧君認為,選出作品的「魅力」及「銷售點」才是關鍵。操作要很精準,有把握才能推,然後去跟對這些面向有興趣的編輯說書。然而,這些都必須是熟悉中日出版(尤其日本出版社人脈)後,才有可能達成的任務。

「台灣還有很多好作品,我們想推的也還有很多,但必須從長遠考量,總之就是急不來。」因為過於文學或太小眾的書,在還沒成功滲透進日本市場之前,只會讓初入門的讀者轉身離開,也對台灣書失去再翻閱的信心。

「最後要再強調的是,目前圖書的印量及銷量都很嚴峻,所以版稅及翻譯費都很少。我們的仲介費就更不用說了,人力專業的成本完全是透支,靠的就是對作品的熱情,用愛發電。」黃碧君說。

這當然不是長久之計,相信業界大家也都遇過相同或類似的難題。黃碧君希望政府與民間能通力合作,積極找出平衡之道,協助台灣書籍繼續朝海外向前拓展。

太台本屋官網